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运城疾控向辖区学校宣传:理性择友,对“gay”说“NO”!

阿强同志2018-10-09 13:39:48

编者:当我们看到这样赤裸裸的歧视同志人群的宣传材料时,我们不能沉默不语,每一个人都应当对歧视说“NO”,也许你是同性恋,你不方便在学校或者在单位出柜,但请你拍下来,也许一个电话,一封email,一个投诉,就能消除歧视,歧视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有太多的同性恋者沉默不语。


近年来,有一个现象值得同志社群关注,为什么针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多次来自疾控,这种看似对同志人群了解的机构,在国内,与同志社群打交道较多的疾控,为什么成为歧视同志最严重的地方?防艾工作者,如果内心里存有对同志的偏见和歧视,如何能真正做好这份工作?我们希望各地疾控部门,能加强员工的业务培训,学习基本的性别知识,杜绝此类歧视事件再次发生。



缘起:


亲友会上海志愿者给我发了一张宣传栏的图,宣传栏的左上角贴着一张海报,上边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理性择友,对“GAY”说“NO”,看宣传单位是(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疾控中心。

 

 

这样的海报让我感到震惊和气愤,我想求证这件事情的真伪。



跟进


我在同性恋亲友会山西群找到一位运城地区的志愿者,让他去疾控中心看看有没有这样的宣传,我们的志愿者专门抽出半天时间,前往在盐湖区疾控中心实地探访,TA拍到的宣传栏照片里并没有这样的海报。详细看图片里贴海报的宣传栏,发现在海报下面半有个“附”字,猜测应该是个附属学校的宣传栏。

 

 

在网上搜索到了运城某附中政教处一位王老师的电话,尝试拨打了解学校有没有贴这样的海报,没想到还真有!

 

运城某附中王老师:


据这位王老师介绍,海报是疾控中心要求学校贴的,海报上的“GAY”字因为是英文,他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是上级的要求,他便贴了出去。海报贴出去后,有一个学生到政教处找到他,要求撤掉。王老师说这个学生的做法很偏激,这几天他正在给这个学生做工作,但至于怎样的偏激他并没有多讲。他说,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学校都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海报造成了异议,目前已经撤掉了。


运城疾控工作人员:


与此同时,山西一家艾滋病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也在“山西艾防基金项目交流群”里了解到,盐湖区疾控中心也了解了此事,一个自称即将辞职的疾控工作人员称,海报是他做的,但是因为要辞职,工作交给别人负责了,负责这项工作的工作人员做好海报让他审核,他因为要辞职了所以也没上心,就直接印发出去了,目前针对学校宣传语事件,昨天已经把所有涉及到的标语全部撤掉了,并且打算与学校的学生面对面说明一下情况,但学校领导建议不要打搅学生,他说“事情已经出了,我负全责”。

 

 

疾控中心防治科:


随后,小编拨打了运城市盐湖区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的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说,这个海报主要是在当地高中校园宣传的,现在已经全部撤回。然而她对这次海报事件的解释,让人大跌眼镜,她说这个海报主要是针对一批“不是同性恋,但混在同志圈里的人,比如双性恋,他们不是真正的同志,为了满足好奇心、寻找刺激就会跟同性发生性行为,这样不仅会在同志群体传播艾滋病,也会把艾滋病传播给女性,对艾滋病的预防造成了干扰”她说,盐湖区疾控中心对同性恋人群都挺理解的,“生下来就是喜欢同性,就像生下来喜欢异性一样,这没有什么问题”,在每次培训的时候都会告诉工作人员不能歧视同性恋。

(盐湖区疾控中心大厅宣传栏)



虽然这位工作人员表达了对同性恋人群的理解,但她的解释实在不尽人意。1981年,世界首例艾滋病感染者是美国的一位男同性恋者,男同性恋的确是艾滋病易感人群。在全国防艾微信群,一位艾滋病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说,“同性恋等于艾滋病的论调在官方久唱不衰,而且一些疾控中心的负责人在做讲座的时候经常将同性恋人群糟蹋的一塌糊涂”。无论初衷如何,如盐湖区疾控中心宣传海报所言“理性择友,对GAY说NO”,真是对同志社群赤裸裸的污名。而且将这样污名化的海报贴到学校,又会对多少正处于性懵懂期自我认同尚在构建的同性恋青少年造成多大的误导和影响?


而把双性恋说成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寻求刺激”的论调,小编实在是无语。

 

近年来众多同志公益机构不遗余力的在做性倾向平等、性少数群体知识普及的公众教育,虽然社会公众对同性恋人群的接受度逐渐提高,但某些机构对同志社群的偏见、对性少数群体的误解依然普遍存在,也就产生了盐湖区疾控工作人员对“双性恋”人群定义的误解。


专业志愿者:


亲友会一位在疾控中心工作的同志母亲利利妈妈说,并不是所有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懂性少数群体的知识,作为疾控工作人员应该对相关知识有足够的了解,才能更有效地做到人文关怀,有效地宣传疾病预防;作为一个同志母亲,我很希望疾控部门尤其针对校园卫生宣传时能够科学的普及同性恋知识,疾控健康教育科应该多多开展心理健康建设活动,让更多的人来了解这个群体,而不是一味的污名化同志群体。

 

 

还有一个月就是世界艾滋病日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同性恋”这个词就会被高密度出现,身为官方防艾机构,需要用客观正确地舆论来做公众教育,才是真正专业的服务群众,才是真正地用“心”参与预防艾滋病的工作,而“恐吓式防艾”、“污名化防艾”,不仅不能起到有效作用,可能会让这一工作更加以开展。需要说“NO”的不是同志人群,而是偏见和歧视。


大鹏、李小刺发自运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