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念慈庵蜜炼川贝枇杷膏已经在纽约咳嗽病友圈传开了

华尔街日报·派2019-07-05 02:29:32

念慈菴枇杷膏。图片来源:JOHN TAGGART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记者 Michael Rovner


纽约人很喜欢发现新秘方,而比发现新秘方更让人兴奋的,就是把新秘方告诉给其他纽约人。


建筑师、普瑞特艺术学院(Pratt Institute)设计专业教授施韦德尔(Alex Schweder)说,他病了10来天了,一直在咳嗽。


于是,他女朋友给了他一瓶念慈菴枇杷膏。其标签上写着,这是一种含蜂蜜和杷的草药膳食补充品。


施韦德尔说,“这东西吃下去15分钟就开始起作用了。我跟很多人推荐了它,其中大概五个人已经尝试过了。”

 

施韦德尔的女朋友Oberon Sinclair是一家创意机构的老板,她第一次知道这种草药膳食补充品是在近30年前,那时她住在香港。


在华人超市和药店,这种通常简称为枇杷膏的配方还有止咳糖的形式可选。但更普遍的还是10盎司一瓶的糖浆,每瓶售价约7美元。而在网上通过第三方购买的话,价格可高达70美元。


纽约长老会医院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肺内科专科医师布伦纳(Keith Brenner)博士说,服用草药补充品可能有健康风险,包括在与其他药物一起服用、过量服用或者以其替代处方药的情况下。


布伦纳说,“我想很多人甚至可能不会告诉医生他们在吃这些东西,这会造成问题。一些草药和处方药之间的相互干扰已得到确切证实。病人若主动告知,医生才能引起注意。”


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建议消费者在服用此类补充品前咨询医护人员,同时对那些被吹得天花乱坠的产品保持警惕。FDA目前无权对膳食补充品的安全和功效进行评估。


枇杷草药配方在中国有数百年的历史。京都念慈药厂从1946年开始在香港生产念慈菴枇杷膏。京都是指该配方最初源自北京,念慈为铭记母亲恩泽之意。上世纪80年代,该厂开始将产品推广到中国内地、北美和欧洲市场。香港也有其他配方的枇杷糖浆,但不如念慈菴受欢迎。


“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谈论枇杷膏。”纽约市的中国百货商店珠江商城(Pearl River Mart)的老板朱敬业(Ching Weh Chen) 说,“中国人很早以前就知道枇杷膏了,它的历史可以追溯至清朝。但现在是白人顾客前来求购它。”在珠江百货,念慈菴枇杷膏糖浆的售价是7.8美元。


本月在香港,一名导游举着小旗子在一家中药店门前向游客做讲解。《华尔街日报》对京都念慈菴蜜炼川贝枇杷膏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上升进行报道后,该产品的代理商,香港上市的金活医药集团股价在周一出现飙升。图片来源:BILLY H.C. KWOK / BLOOMBERG NEWS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New York University Langone Medical Center)的内科医师德科缇丝(Sue Decottis)说,草药有它的价值,她偶尔也向病人推荐。不过,她还没有给病人开过枇杷膏。德科缇丝博士说,“这类东西也有种心理安慰效应,但没啥人投入资金去对其进行大规模研究。”德科缇丝同时拥有一家私人诊所。


正出演Netflix剧集《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的演员马修·摩丁(Matthew Modine) 说,今年他得流感俩月,病魔仿佛一直深深徘徊在自己的胸腔里。病得最严重时,他在亚马逊花30美元买了一瓶枇杷膏。


我唯一害怕的是,这东西来自一个有着和美国完全不同标准的国家,” 摩丁的童年时代在洛杉矶度过,从小熟识枇杷,他说,“它们从树上掉下来,而我总是捡它们来砸汽车。”


布伦纳医师说,“应对流感,抓住用药时机至关重要。因为特敏福(Tamiflu)这一类抗病毒药物需要在感染后的48小时之内使用才能起效。如果把草药作为首选药物,那就会错失窗口期,尤其对身体有其他问题的人来说,流感病毒导致他们住院或死亡的风险更高。”


纽约市卫生局局长扎克(Howard Zucker)敦促说,所有人都应去打流感疫苗,任何人有了流感症状都应该尽快就医。


诗人布莱格(Max Blagg)从唐人街一位针灸师那里听说了枇杷膏,他说:“我对这种东西不太放心。如果你细看标签,那上面有1,000种你闻所未闻的草药成分。”


布莱格将自己被安利来的枇杷膏给了画家吉尔罗伊(James Gilroy),他的这位朋友得流感已经三周了。吉尔罗伊说,“他给我看了瓶子上那些疯狂的中文,我觉得还是别吃了,去看医生吧。”


本文的英文版最初于2月22日刊登在《华尔街日报》英文站纽约频道。



你可能还关注:

一位美国医生在中国长寿村找到的健康秘诀 

日本森林浴客对此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