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北京五环边形成新的医疗服务带

2020-05-20 13:48:42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方来英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从事卫生管理工作已有多年。他是第十二届和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也是第二个五年的政协委员。

昨天,他接受记者采访,介绍了他今年提出的三项有关基层卫生工作、妇幼保健和心理健康的建议。此外,方来英还介绍了去年冬天发生在北京的流感疫情。

关于建议

建议在公共场所推广智能妇幼服务。

记者:今年你提出了什么建议?

方来英:今年我提出了三项建议。其中一项涉及初级卫生工作。我认为,初级卫生是解决我国居民健康需求,实现健康中国战略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理特别谈到了全科医生的建设和分级诊断和治疗。据国家统计,到2030年,每10,000人中将有5名全科医生是基层医生,目前约为1.8%。建议中央政府加强对国务院办公厅对全科医生队伍建设的监督,密切关注落实情况,并建议实施专项监督。

第二项建议是关于产妇和儿童健康。中国已经完全放开了两胎政策,北京每年新生儿的数量通常是200000左右。在完整的第二个孩子之后,前年达到了280000,2017年达到了260000,据估计今年将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让母亲有一个良好的喂养环境,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在我关于在公共场所普及智能妇幼保健服务的建议中,我建议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牵头,或由地方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试点,在政府的指导下,在平台(行业)的领导下,在多种社会力量的参与下,为妇幼健康建立一个互联网智能公共服务平台。

第三项建议涉及心理健康问题,特别是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特别是中小学及大学的心理健康问题。要逐步在学校设立心理咨询室,设立一名专门的心理教师。

记者:您非常关心基层卫生工作。在这两节课上,你们也谈到了中药在基层的普及。目前,北京基层卫生服务站的家庭医生的工作是什么?有什么计划?

方来英:家庭医生报名的主要对象是老人、儿童、残疾人等最需要家庭医生服务的群体,以及一些需要家庭医生来管理健康的慢性病患者。我们首先要解决这样一群人的签约问题,希望通过一、两年的工作,达到90%的签约率。

去年医疗改革过程中,二级、三级医院门急诊部门总数下降12%左右,社区卫生服务总数增加17%。在系统设计方面,我们也做了大量的服务方便性工作,如将社区服务药品目录与大型药品目录对接;允许社区服务人员对高血压等慢性疾病开具达两个月的处方;一般在社区解决前进行诊疗。

中药尤其适合基层发展.简单的诊断和治疗,希望听到和切割;治疗方法多样化,除了中医、针灸、按摩等,不能依靠大型设备。中药在整个价格体系中相对较低。在北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我们都有一个中医诊所提供中医服务。

论医疗改革

通过服务吸引市民到社区医院。

记者:2017年北京医疗改革后,整体医疗服务发生了什么变化?

方莱英:在推进北京医疗改革的过程中,通过医药、医疗与医疗保险的联动、医药分离、零差率、建立医生服务费、促进分级诊疗、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指导医院更合理、科学地为社会提供医疗服务。

除了我刚才提到的探访形式的改变外,保健服务的总费用已得到有效控制,过去的年增长率超过10%,现在低于10%。

记者:北京市卫生计委近日发布了2018-2020年北京市分级诊疗工作重点任务。到2020年,北京市将基本建立基层第一诊疗、双向转介、快、慢分治、规范有序、符合市场形势的分级诊疗体系。你能谈谈情况吗?

方来英:这是我们的第二个三年计划.我们有计划去做。我们会推行这种社区服务制度。

能否在基层实现第一次诊断,我们还没有选择行政手段。当然,在医疗保险的支付中,社区报销所占的比例较高,这是一种指导形式。不过,我们希望透过社区组织的服务,吸引市民参与社会。

目前,专业医疗工作分工日益细化。例如,一位老人早上起床时头痛。这位老人去了最好的神经内科医院,但当他进医院时,他真的不知道该挂哪个部门,也不知道他在找哪个专家。头痛可能是他今天的高血压,感冒,头痛,愤怒的头痛,当然还有脑瘤。此时,社区医生将从心理、生活条件等方面加以考虑。社区医生知道他的健康状况。这样,就作出了判断的第一步。

论流感

疫情超过前几年,但没有出现重大疫情。

记者:去年冬天,北京经历了流感疫情,形势非常严峻,而且由于流感死亡。面对疫情,北京是如何应对的?

方来英:去年冬天,大家都感到突如其来的威胁性。但它并没有突破全年北京流感的总体形势和趋势。因为这个季节我们称之为流感季节,这个季节对于北京或中国北方,甚至全球北半球都会出现流感高峰。

防治传染病,一是控制传染源,二是切断传播途径,保护弱势人群。我们促进流感疫苗接种,提高健康和防疫知识,同时治疗病人。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并不新鲜,但我们必须注意传染病。

记者:在流感患者的治疗方面,去年北京的总体情况如何?

方来英:在医疗方面,首先动员了大批医务人员加班。我们向北京市场紧急采购一些特效药物,如达菲,我们利用一些特殊渠道进行紧急部署,以满足临床医疗需求。一般来说,虽然超过了前几年的流行水平,但并没有形成疫情。

浅谈疏浚液

随着城市建设的变化调整医疗布局

记者:随着北京市分中心的建设和取消非首都职能工作的推进,北京医疗机构正在走出主要城区。工作进展如何?

方莱英:北京的医疗布局发生了许多变化。基本上,沿着五环路出现了一条新的医疗服务带。在天通院区,我院现已开通清华市长庚医院,为三甲医院,床位1000张。东面是地球医院,我们要把它变成一个以传染病为特征的普通医院。然后是北京市友谊医院顺义医院区,目前正在建设中。宜庄有一家同事医院,医院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中。天坛医院从二环路整体迁至花乡。同时,北京大学医院正在设立项目,在大兴乡建设以妇女儿童为特色的医院。惠隆景观已蓄水水池汇龙观庭院面积。

我们还在桐州区酝酿安镇医院,此外还有一系列其他医院安排。

记者:你认为这个布局如何?

方来英:在疏浚的背景下,要使城市的医疗布局更加合理。这不仅仅是医院迁出城市中心区的问题,而是随着城市人口的变化和城市建设的变化而调整医疗布局的问题。

城里很多人问我你的医院不见了?不,请不要担心,我们希望提供一个更加平衡的医疗资源布局,以满足社会对医疗的需求,以保护人们的健康。

声音声

去年冬天的疫情突如其来,令人生畏。但它并没有突破全年北京流感的总体形势和趋势。一般来说,虽然超过了前几年的流行水平,但并没有形成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