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北京医改一周年带来的三大变化

2020-07-30 10:42:09

昨天,北京实行了一整年的医药分科全面改革。今年,参与全市医疗改革的医疗机构发生了哪些变化?看医生的新感觉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本市一些医疗机构,实地考察了一年来医疗改革带来的变化。

变化1

社区可以为慢性病服用常用的药物。

“现在,社会上的医药资源非常丰富。”在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药品收集窗口,王师傅正在装尼龙布口袋。他通常患有高血压、椎管狭窄和心率紊乱。他过去常去人民医院和安贞医院。“只要去开药方,每个月去大医院登记,排队等候,到大医院就需要半天以上的时间。”王大叔说,没有社区医院,比如他用来治疗心脏病的高血压药物西尼地平和治疗心脏病的盐酸普罗帕酮片。他不得不去大医院开药方。经过去年的医疗改革,王师傅在社区医院注册了缺药,并在家里拿到了药。“环境好,人少,医生服务细致,一年到大医院的次数少。”王叔叔笑着说。

医疗改革后,为了方便患者在社区开处方,一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立了药品短缺登记表,医院将根据病人的登记情况进行补充。以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例,药品种类比改革前增加了1%。目前,该中心有900多种药物,其中60%或7%属于国家基础药物目录,105种常见病常见药基本覆盖。

如今,越来越多的近家,基层社区医院的环境逐渐得到越来越多的人们的信任。“自从新的医疗改革启动后的一年里,医院门诊患者的数量增加了16%,而开药并想和家庭医生签约的慢速患者数量也明显增加。”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韩沈透露,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对病历的调查中发现,今年参加社区的大部分高血压、糖尿病患者首次访问社区,基本实现了社区患者的首次诊断。

变化2

专家接待了更多困难和严重的病人。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的北京石滩医院过敏科内,保定的Dou先生刚刚从诊所出来。“在会见王学扬主任之前,我至少用了1000瓶碧岩康,生活质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杜先生,53岁,已经被过敏症困扰了近30年,但被误诊为感冒,从变应性鼻炎到哮喘、麻疹,甚至尿液中疼痛的严重症状。

作为北京市石滩医院的关键部门,过敏反应部已经满了人,王学贤主任的专家人数也很难提出要求。即使在医疗改革后,医院整体门诊量降低近8%,过敏反应部的门诊量仍在增加。然而,改变了王学玉的感受是,现在她终于有机会和时间成为像杜先生这样的更困难的病人。

“过去,我接受的病人中有一半是普通的过敏病人,或者只是开了处方。今天,医疗服务费用已经划分了很多病人,现在至少有80%的病人在这里是困难的。“王学炎说。

北京世坛医院院长徐健说,在过去一年的医疗改革中,门诊就诊人数整体下降了8%,特别是副主任、医生等专家的比例下降了20%左右。过去,由于普通人数和专家人数之间的价差不大,相当多不需要看专家的病人也挂上了专家号码。随着医疗服务收费的引入,各级医生医疗服务收费的价格已经拉开了差距,同时也转移了患者的注意力。这样,医院的专家号码很容易挂断,医患沟通时间很长,甚至医务室的医疗秩序也得到了改善。

变化3

收入分配更有可能反映医生的价值。

在医药分业的全面改革中,药品价格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北京在改革中实施了阳光下的药品采购,这一举措使北京的药品价格整体上下降了8%。同时,还对CT、核磁等大型检查成本进行了降价。

在采访中,徐健介绍说,除了降低药品价格因素外,医院还严格掌握合理用药和检查,降低了患者就医的平均药品成本,减少了大量不合理用药。现在,药品消费大幅度下降,去年药品支出下降了七千多万元,医院药品比重从医疗改革前的百分之四十九下降到今天的百分之三十五,可以说,医院的经营情况比过去好了。

在医疗改革前,医院的一些部门担心,核磁、CT等大型检查后,医生的个人收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在石滩医院,仅CT就使医院收入每月减少近600000元。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过去的一年里,许多医院医生的个人收入没有受到影响。

徐回答说,医院的收入分配主要与医生工作量、工作效率、服务质量等十几项评估指标有关,与各部门和药品的收入、检查费用无关。

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者,中医骨科主任葛凤林拥有一套“葛根揉捏肌腱拍击疗法”。然而,正是这样一位主治医师,几十年来,治疗费用一直保持在25元左右,直到这次医疗改革,他的治疗费用翻了一番多。“这是对医生工作的尊重。”这位67岁的中医大师笑着说。

病人建议

社区开放了更多的例行检查项目。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在社区医院对大型医院转诊,转诊的常见原因是脑梗死、甲状腺疾病和心率障碍。除了病人的病情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转诊原因:有些实验室项目不能在社区医院做,其中最常见的是甲状腺功能。甲状腺功能亢进和甲状腺功能减退患者都需要定期进行甲状腺功能检查,并根据检查结果调整药物的使用情况。现在,尽管药物已经释放,但试验尚未被释放。

“事实上,每次转介到大医院都是为了抽血,但也要接受转诊。“一位患有甲状腺疾病的病人说,我特别希望有一种方法,例如我们可以在社区做的检查,不能做检查项目,要求社区医院将样本转移到大医院,这样不仅可以抽血,而且可以避免转介到大医院的问题。

一位社区医疗机构负责人表示,十多项测试,包括甲状腺功能、肺功能测试和血小板聚集率测试,往往不难诊断,只是因为无法接受检查,他们不得不把病人送回更高的医疗机构,希望城市今后能更好地发挥紧缩医疗联盟的作用,放宽一些基本的检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