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取消事业编制 医生待遇就一定会好起来吗

2020-11-19 07:55:29

废除这位医生制度的最大好处是促使他更加努力地工作。深圳医疗改革政策的参考价值不在于取消医疗改革对医生收入的重要性,而在于政府的投资对医生收入的重要性。

据媒体报道,深圳率先进行了废除医生编制的改革,明确表示新的市级公立医院将不再实行机构管理,取消公立医院的行政管理。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于2012年开业,作为一种没有行政级别和职业设置的运营模式,起薪400000元,部分医生年收入近100万元。

这种薪酬结构确实引起了许多医生的兴趣。毕竟,道义上的赞扬,例如拯救生命和帮助受伤的人,并不能给医生的职业带来一种完全的身体感觉。我国医生收入低已成为影响现行医疗运行体系中医疗过程的一个因素。如何通过合理的收入来解放医生,激发医生更高的积极性,已成为我国医疗改革总体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让医院管理,取消医生的准备被认为是释放医生的一个重要手段。因为,作为医疗技术的拥有者,医生应该依靠科技来吃饭。如果医生摆脱了准备工作的限制,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出现,他可能会更加关注自己在行业中的声誉,并对自己的医疗行为负责,这对于提高整体医疗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但问题是,废除医生制度的最大好处是,它促使医生更加努力地工作,与他们的治疗毫无关系。医生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医疗市场的利润。如果利润总额不改变,如果医生的设立被取消,收入肯定会增加,但收入肯定会下降。甚至,也不可能排除马太效应。

事实上,对深圳医生年薪高的详细解释,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废除该机构有关的事情。提高医生收入的关键仍然是增加政策支持和更多的投资,因为它不再基于资金而更自由地分配资金。

这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没有政府资金的保护,医生在机构化后如何保证他们的高收入?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提供的模板就不可能具有普遍意义。

因此,我们怀疑与高收入有关的概念会被混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明确规定,学校、科研机构、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管理和设置要逐步取消。这也是我们医疗改革的方向。要使医生制度化,市场就需要去管理,医疗服务应该得到资本,才能在巨大的医疗市场中生存。否则,未经编辑的医生将难以生存。

然而,放宽医疗市场也可能涉及如何维持公立医院的"公共福利";私营医院的数目将如何在越来越多的私立医院的情况下管理;如果医疗价格随医疗价格的增加,大多数病人的利益会遭受损失?

深圳的改革政策可能会吸引一些内地医生来港,这对本地的医疗发展是非常有利的。它对医疗改革的参考价值不是取消对医生收入有多重要,而是政府投资对医生收入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