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成人自闭症的表现及优势有哪些?

孤独症圈2019-11-08 10:55:32

导读
米歇尔·道森(MICHELLE Dawson)无法乘坐拥挤的公共汽车出行,她在餐馆里点一杯咖啡也要费好大的劲,因为与陌生人接触使她感到恐慌。然而在过去几年里,道森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分部普腊里河(Rivière-des-Prairies)医院做研究员而享有盛名。


  米歇尔·道森(MICHELLE Dawson)无法乘坐拥挤的公共汽车出行,她在餐馆里点一杯咖啡也要费好大的劲,因为与陌生人接触使她感到恐慌。然而在过去几年里,道森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分部普腊里河(Rivière-des-Prairies)医院做研究员而享有盛名。


  道森的研究领域是自闭症患者——像她一样的人——的认知能力。由一些科学家组成的核心声称这种疾病当前的定义所依赖的发现,如果不是完全容易使人误解的,也是过时的,并且在过去70年里自闭症的本质也从根本上被误解了,道森是这些科学家中的一个。


  医学教科书告诉我们自闭症是一种发育障碍,通过典型的在沟通、想象和社交上的“三重障碍”来诊断。虽然这种疾病在严重程度上有所不同,但约有四分之三患有自闭症的人被归类为,用精神病专家的官方语言来说,智障。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个日渐发展的自闭症患者尊严运动一直推行这样的观点:患有自闭症的人不是残疾,他们只是与“神经正常者”想得不一样。现在,由道森和其他人所做的研究已经把这种观念又推进一步。他们说自闭者(auties,一些患有自闭症的人这样称呼自己)不仅想得不一样,在某些方面,他们想得更好。把它叫做自闭优势。


  一群通常被认为是残疾的人怎么竟然会有认知优势?首先,研究正在挑战最初明白地证明患有自闭症的人智商低的研究报告。其他研究报告正在揭示他们认知强项的宽度,从对细节的注意和对音乐音高的敏感度到更好的记忆力。


  最近,脑成像正在阐明什么神经差异可能是这些强项的原因。企业家们甚至已经开始尝试利用自闭症患者的天赋。“从事自闭症研究的科学家们总是把能力当作奇闻轶事来报导,但它们很少是研究的焦点,”伊莎贝尔·苏黎亚(Isabelle Soulières)说。她是位于波士顿的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一位神经心理学家,与道森一起工作。“他们现在开始培养对那些强项的兴趣以帮助我们了解自闭症。”


  一些患有自闭症的人有一定天赋的事实几乎不是什么新发现。利奥·卡纳(Leo Kanner),这位在1940年代早期首次描述了自闭症的精神病学专家,注意到他的一些病人在如记忆、绘画和智力游戏方面拥有他称为“能力之岛”的才干。但是卡纳的重点,和从那以后的大多数人一样,在自闭症的缺点上。


  现今,就呈现出的特征以及这些特征表现出的显著程度来说自闭症千差万别。原因尚不可解,尽管有证据指向许多起作用的基因,可能与影响在子宫内发育的因素共同起作用。


  事实证明到目前为止还难以发现一个惟一的、精确的、把关于自闭症患者心智的所有不同方面都包罗进去的解释,但是却有几个观点被提出来试图解释最显著的特征。可能最有名的观点之一就是自闭症患者缺乏心智理论——懂得其他人可以对你自己或现实有不同的信念。虽然支持这种理论的证据最近受到攻击,但这种说法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许多自闭症患者不说谎,而且也不能理解别人说的谎话。


  言语暗示


  患有自闭症的人据说也有弱的中央统合能力——综合大量信息的能力,像谈话中的言语和手势暗示。换句话说,有时他们见树不见林。


  关于自闭症天才拥有不可思议的、有时令人震惊的天赋的观念在流行文化中占有主导地位。然而天才是例外,不是惯例。通常被引用的数字是约十分之一患有自闭症的人有某种天才般的能力。这包括许多不同的个体拥有在日常生活中很少用得上的深奥技能——比如能够立即算出任何一个过去或将来的日期是星期几。


  现实情况是患有自闭症的儿童通常要用更长的时间来达到人生的转折点,例如学会说话和养成上厕所的习惯,而且到成人时很难融入社会。根据政府数字显示,在英国只有15%的自闭症成人有可得到薪水的工作。关于自闭症的主流医学观点是它代表了发展性脑损伤的一种形式。但是如果这个观点漏掉了一些东西的话,又该怎样呢?


  道森挑战主流观点的第一个方式就是致力于研究自闭症和低智商之间的联系。2007年,道森和蒙特利尔大学自闭症研究项目负责人洛朗·莫特龙(Laurent Mottron)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自闭症患者的IQ得分要视用的是哪种测试而定。用最通常的测试韦氏智力量表(Wes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四分之三患有自闭症的人得分为70或更低,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国际疾病分类》(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的详细说明,由此把他们归类为智障。但是当研究小组进行了一个不同的、但却同样公正的被称为瑞文推理测验(Raven's Progressive Matrices)的IQ测试,这种测试不侧重社会知识,大多自闭症患者的得分达到了超出智障范围的水平(《心理科学》第18卷657页)(Psychological Science,vol 18,p 657)。


  道森相信她个人与这个调查领域的联系给了她独特的洞察力。最近,她开始想要知道自闭症患者的强项是否可能已经在研究环境中浮出水面,只不过掩藏在自闭症患者是受损物品的观点占主导地位的文献中。“没有人曾经想过要问:什么认知强项在这些文献中报导过?”她说。


  在重新察看了数千份文件并再次检查了数据后,道森说她已经发现了几十份文件,里面包含有关于自闭强项的经验证据,这些强项被先入为主的缺陷所掩藏。


  举一个例子,在2004年的一项研究中,自闭症患者和非自闭症患者躺在脑扫描仪里做语句理解测试(《大脑》第127卷1811页)(Brain,vol 127,p 1811)。自闭症志愿者在完成这个作业时表现出在脑部不同的语言区域间有较小的同步性。作者推测这也许能解释在自闭症中出现的一些语言问题。然而根据结果部分所示,在这个特殊的理解作业中,患有自闭症的那一组人比另一组对照标准做得好。“研究人员用一个领域的高性能来推测其他地方的缺陷,”道森说。


  对细节的注意


  在新的研究中也正出现自闭症优势的证据。一个强项来自于长时间被看作是主要缺陷之一的自闭症的一个方面:弱中央统合能力。只见细节不见全面的反面就是非常非常善于见细节。


  “只见细节不见全面的反面就是非常非常善于见细节”


  心理学家通过向志愿者展示如房子之类物体的图画并叫他们识别出内嵌的形状,象三角形和矩形,来调查集合或分解信息的能力。无数的研究结果表明患有自闭症的人能更快更准确地完成这些测试。而且不仅仅是在图画上;自闭症患者同样在音乐上做得很好,比如辨别出和弦中的单个音符。


  玛蕾塔·德容(Marethade Jonge),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的一位儿童精神病专家,她做过此类研究。她解释说“弱”在关于中央统合能力这一点上不一定表示日常生活中所说的低劣。“在综合能力上的弱点有时是优点,”她说。例如,要是你在在嘈杂的咖啡馆里写一封电子邮件或在雨林里搜寻一只伪装的昆虫,能过滤掉外部的刺激就很有用。把弱中央统合能力改写为注意细节和抵抗分心暗示一种可能会有优势的思维模式。


  其他自闭症强项更难以任何方式描述为残疾。例如,伦敦大学的帕梅拉·希顿·戈德史密斯(Pamela Heaton of Goldsmiths)指出自闭症患者有更好的音乐音高识别力。


  在视觉方面,少数几个自闭症天才是众所周知的,他们是极富天分的艺术家,但是新近的研究指出自闭症中的高超的视觉空间才能可能比原先预料的更普遍。例如,自闭症患者更善于三维绘画,以及象用印有不同图案的方块组装成图样一类的事(《自闭症与发育障碍杂志》第39卷1039页)(Journal of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orders,vol 39,p 1039)。


  脑部扫描显示着可能是因为自闭症患者在做此类工作时从大脑的视觉区域征用了更多的火力。他们可能甚至把他们的视觉区域用于其他思维过程。莫特龙的小组发现患有自闭症的人通过运用通常认为是大脑负责视觉的部分和更典型的智能网来完成瑞文智商测验中的推理题(《人类大脑图谱》第30卷4082页)(Human Brain Mapping,vol 30,p 4082)。


  许多研究人员注意到患有自闭症的人好像对景象和声音极为敏感。2007年,部分基于这个发现,位于洛桑的瑞士联邦技术学院(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卡米拉·马克拉姆(Kamila Markram)、亨利·马克拉姆(Henry Markram)和塔尼亚·里纳尔迪(Tania Rinaldi)宣布了一项自闭症理论,称为“激烈世界综合症”(intense world syndrome)(《神经科学前沿》第1卷77页)(Frontiersin Neuroscience,vol 1,p 77)。据此,自闭症是由过度活跃的、使日常感官经验过量的大脑造成的。


  他们的主要证据之一是解剖发现大脑皮层或外层的结构差异。患有自闭症的人有更小的小柱——约由100个神经元组成的簇,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是大脑的基本处理单元——但同时他们有更多的小柱。虽然有些人把这种特征和高超的功能联系起来,但洛桑研究小组仍然把他们的理论限定在解释自闭症的无能力和缺陷。


  莫特龙研究小组发表了一份他们认为更充分、更精确地收入了自闭症强项的观点新颖的自闭症理论。他们的“放大的知觉功能模式”使人觉得他们的大脑是以不同的方式联结着,但这未必就是因为他们是损坏的(《自闭症与发育障碍杂志》第36卷27页)(Journal of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orders,vol 36,p 27)。“这些发现对自闭症打开了一道崭新的教育前景,这可以与聋人的手语媲美,”莫特龙说。


  虽然亨利·马克拉姆主张自闭症涉及到一种“核心神经病理学”(core neuropathology),他对《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说激烈世界观点和莫特龙的理论“在多数方面是站在同一边的”。“当然大脑是不一样的,但说大脑受损与否是要看你说的受损是什么意思。”


  还有其他什么认知能力构成自闭症优势吗?更为理性的决策好像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人较不容易受到客观或情绪的因素影响,比如一句问话是如何措辞的(《新科学家》2008年10月18日第16页)(New Scientist,18 October 2008,p 16)。尽管如此,要到自闭优势的观念发展壮大了,自闭症强项的全部才会为世人所知。


  然而这一观念好像正在生根发芽。2月份在加利福尼亚长滩举行的TED大会上演进的动物科学教授坦普·葛兰汀(TempleGrandin)患有自闭症,她一语双关地说没有这种疾病硅谷就不会存在后,赢得一片喝彩。她还声称这些科技含量高的人群可能堆满了“自闭症基因构造”。


  令人烦恼的信息


  多半会证明要为一种被描述为范围广泛的疾病的优势和劣势得出包罗所有的结论是不可能的。自闭症里包括有才华横溢的工程师、不会把碗从洗碗机里拿出来的音乐天才、不会说话的数学专家和其他天才与残疾的结合体。


  可是,重要的是要注意到自闭优势并未受到普遍欢迎。不仅自闭症患者的父母,还有许多研究人员对过多强调自闭症的强项持有怀疑态度。他们怕这么做可能会导致社会低估一些人所面临的损伤和困难。


  其结果可能会威胁到急需的社会服务和医疗计划所需的资金。如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研究人员所说:“米歇尔·道森的第一手经验是很有价值的。但她的经验不一定要映射到其他人身上。”


  对于养着一个不能自己吃饭或上厕所的孩子而艰难度日的父母来说,听说这种疾病可能是有利的,他们肯定会很烦恼。而其他父母可能也同样听够了关于他们孩子潜能的千篇一律的负面信息。或许只有同时考虑到自闭症的优劣势,那些受到此种疾病侵害的人才能收获生命中更好的机会。


  对道森来说,最紧要的是证据。去年,在一个自闭症会议上,她出示了一张关于她工作的海报。“当人们看着我的成果,他们说:‘看到一些积极的东西,真的很好!”我说我没把它看作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我把它看作是精确的。”


  如果能做到就是出色的工作


  托基尔·索内(Thorkil Sonne),位于丹麦哥本哈根的IT公司Specialisterne的创始人,已经把私人团体的努力引向利用自闭症强项,比如记忆力和对细节的注意。他的公司雇佣了48个人,其中38人有自闭症。


  接受培训后,职员做IT顾问的工作向其他公司提供服务。索内,他自己以前就是一个IT顾问,在他儿子被诊断为自闭症后不久,于2004年创立了这家公司。“我只是一个在绝望中作出反应的父亲,建立了一家专门适合自闭症患者工作条件的公司,”他说。

  尽管如此,但Specialisterne不是慈善机构。该公司盈利甚丰——2008年度为120,000英镑——而且分公司很快会在英国、冰岛和德国开张。在芝加哥,一家名叫Aspiritech的新成立的非营利机构就是基于索内的模式。


  米歇尔·道森,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一位自闭症认知方面的研究人员,她本人患有这种疾病,她对此类企业将会改善对自闭症患者的公众态度和职业机会抱有希望。然而她警告那些喜欢分类归档的人:“问什么类型的工作适合自闭症患者就像问什么类型的工作适合妇女一样,”她说。


  索内说把自闭症患者定型为只做数据输入的单一工作人员不是他的目的。该公司与IT相关是因为那是他的经验所在,但他已经逐渐增大业务以迎合个人的偏好和天赋。他最近为患有自闭症的青少年建立了一项教育计划,并请了一位音乐和美术老师。索内说:“我们的抱负是作成一个典范,在这个典范里那些在社会才能的传统期望中挣扎的人能够胜出。”


  来源:译言网


孤独症圈
微信号:
guduzhengorg
QQ群:
109977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