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郑嘉男 | 我不是“老司机”,我只是防艾宣讲的“搬运工”

南京医科大学2018-11-26 08:27:28


“对于南医的学生来说,校长奖学金是最高荣誉。”郑嘉男觉得自己符合申报条件——成绩是专业第二,积极参加志愿活动,符合综合发展标准。


“还有一个想法,我想去和大家一起分享我这大学三年来都做了什么事。”


郑嘉男在参加China Youth Network(CYN,中国青年网络)活动的主持


对比其他的候选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执着于性与生殖健康同伴教育以及艾滋病的预防和反歧视,从南医到南京到郑州、北京、昆明,甚至印度,这就是自己“不一样的闪光点”。


他一直在宣讲、在努力。



郑嘉男,南京医科大学2014级五年制医学影像学专业。2016-2017学年校长奖学金获得者,江苏省大中专学生志愿者暑期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社会实践优秀个人,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青年网络志愿者兼实习生,南京医科大学“青年志愿者服务优秀个人”,南京医科大学红丝带同伴协会的前任副会长。



给同学的一封信 


高中时候,他和一个朋友聊,了解到她和自己的男朋友发生了无保护的性行为。


“当时的我,作为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乖学生’,听了之后很惊讶。”郑嘉男说,然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就很认真地给这个朋友写了一封信。


“我小心翼翼地拿捏每个字的重量,生怕伤害到她的自尊心。”


信是这样写的——

“我知道女生可能比较感性,不否认你们现在是真心喜欢着对方。但是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坦然、愉快地生活是最根本的。在中学阶段,不妨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如果实在不能避免,还请务必做好措施,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以后后悔。”


后来这个同学理性地思考了这个问题,也找男朋友好好沟通了,他们都觉得,要学会做安全、健康和负责任的决定。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性与生殖健康。“中国做的不够早,例如性与生殖健康和艾滋病预防的教育,有些甚至大学阶段才开始。”


“我认为北师大的刘文利老师的那套小学生性教育教材很好。”郑嘉男说,性教育贯穿青少年的成长,不同年龄段,可以开展不同的教育。刘老师编写的教材就是针对流动儿童特点,以认识‘性’和自我保护为主要核心。教材很受小朋友欢迎,反而有些家长觉得尺度大。



“现在社会对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的关注越来越多,我相信随着全社会的努力,这方面的工作会做的越来越好。”



进入南京医科大学后,他在大一就参加了红丝带同伴协会,宣传防艾和生殖健康一直是他志愿的重点。他主要从事并且一直在做的志愿活动,是性与生殖健康同伴教育以及艾滋病的预防和反歧视。


与北京师范大学刘文利老师合影


为什么你要了解这些?


我为什么要了解这些?

不参加就会得艾滋病吗?

我以后也不会跟艾滋病人接触啊?


这样的“三连击”,他在宣讲中常常遇到。

“在宣讲的时候,当然会遇到不理解、不尊重的情形。”他说,比如,演示如何正确使用安全套的时候,有人会鄙夷,有人会害羞,有人会抗拒。



“年轻人,包括以后要成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更要学会用客观正确的态度去对待感染者群体,以及学会自我保护。”


大一暑假,郑嘉男在医院的感染科参与实践,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HIV感染者、病人以及感染科的医生们。

“在与这些患者交流过程中,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特殊。有些人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非常珍惜自己现有的生活,甚至更加坦然、乐观和懂得感恩。”



和公众对于艾滋病的普遍印象不一样,大多数的艾滋病患者并不像影视作品中那样奄奄一息。


“严重感染、未用药物早期合理控制或者病情发展到终末期,患者才会出现一系列的重度机会性感染。”郑嘉男说,大部分感染者在得到良好的药物治疗情况下,能够正常学习、工作和生活,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坚持服用药物,就能够降低体内的病毒载量,提高免疫力,也能拥有不错的生活质量,甚至预期寿命与健康人没有太大差别。


他说,对于感染科的临床医生而言,按目前医疗水平,HIV感染者基本可看作是像高血压、糖尿病这种慢性疾病患者一样对待。因为虽然艾滋病目前还不能完全治愈,但是有药物等治疗方法可以很好地控制其发病与传染性。



他坦言,现在的社会环境,对于艾滋病还是不够包容,就出现了诸如艾滋病人该如何就医等一系列问题。


“比如艾滋病人来拔牙,如果说明病情,会不会因为有感染的可能性而被拒诊?”他说,这样一来,患者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就医权利被剥夺了。

“但是,他又有有拔牙这个需求,再换家医院,就可能会选择隐瞒病情。”


他说,希望对艾滋病人给予尊重理解和权利。“不要过分害怕他们,同时也要懂的如何保护自己。”


同伴教育:我想讲得更好,跨得更远


“做一名合格的宣讲艾滋病和同伴教育的主持人,首先自己要以全面、客观、科学的态度去对待。其次,主持时可带一些手势,多改变自己的姿势。宣讲时大多是U型桌子,要让自己的双臂成一个钝角。交流到有关性少数人群话题时,遵守平等、尊重、保密和倾听的原则。”



宣讲主要面对青年人,活动环节包括介绍同伴教育,介绍性的脱敏,讲避孕安全套,讲艾滋病的防控和教育。“我们这个活动的环节、游戏和情景模拟,都是学长学姐留下来的,没有太多的创意和改进,觉得自己遇到了瓶颈。”为了能够更好地宣讲,他报名参加了中国青年网络的培训。


中国青年网络是一个全国性的志愿组织,由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和联合国基金会支持并指导。在培训中,他了解到中国青年网络开发了一整套的教材,从避孕流产安全套,艾滋病,如何做选择到人际交往等等很多方面。宣讲者可以根据参与者的不同,选择不同的模块。而且情景模拟活动和国际上接近,对于他而言,这是一种新的宣讲方式,打破了“同伴教育也就那么一回事的”的固有印象。



宣讲工作对于调动气氛、互动能力有较高要求。作为曾获南医“医辩启真”校园辩论赛一等奖的四辩选手,他说:“主持人和辩手这两个角色是相互促进的,都能让自己变得更愿意分享,更愿意开口表达。而这能力是在展示的机会中锻炼出来的。”


中国计划生育协会每年会向全国各高校,提供资金,帮助开展项目。在中国青年网络中,郑嘉男负责对接各个高校,为一线的志愿者们提供策划,项目培训等支持。因此,他也有机会看到目前全国各地开展同伴教育的情况,并据此写了一篇介绍中国青年人在开展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所做工作的摘要。



这篇摘要被国际青少年健康协会(IAAH)第11届世界青少年健康大会所接收,他也受到了去印度参会的邀请,在会议上展示中国青年人在这一领域做的工作,介绍中国的理念——青年参与服务青年。


“心理健康、性与生殖健康都是青少年健康的重要主题。”来自中国的与会者中,除了他们,还有北师大刘文利老师等专家。通过这次大会,他了解到了更多国家的工作模式。“比如印度,在政府与国际上一些基金会的支持下,提供资金培训老师和学校管理者,再通过他们对青少年进行教育,覆盖面更广。”





他认为,志愿活动更应是一件以“热情”、“勇气”开始,用“责任心”坚持下去的事。


而且,正如同伴教育正是一个用同伴影响同伴的过程,辩论会留下批判辩证的思维方式,防艾宣传也会引起人们对平等、尊重、包容、多元等话题的思索。“这些对个人的成长丰富,都是很有好处的。”



“印度参会的事情刚忙完,马上要到世界艾滋病日,要想新的策划和团队成员一起去完成……”虽然很忙,但他说,不会在学习、工作的忙碌上乱了阵脚。“青年人的热情和无限可能性,正是我最宝贵的财富啊~”





文字 / 丁林林 秦薛云

图片由郑嘉男提供

鸣谢 / 王晓涵

编辑 / 蔡心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