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全世界失眠吉他谱都是为了您开心生活

年轮不语2019-12-13 10:53:04


1

现在是十二月份,离寒假还有一个月,离我们毕业还有六个月。

 

站在东门路牙旁等教练的训练车的时候,突然想给你写信。

 

想着应该告诉你的故事与情绪,不知怎么眼泪就流下来了,倒不是因为你要离开了而难过,可能只是风吹过来,干干的,冷冷的,眼睛望着你曾走来的方向,有点酸涩与湿润吧。

 

出租车停在我跟前,黑色车玻璃缓缓摇下,继而升起一张司空见惯的堆满招徕意味的笑脸。还没等司机开口问要不要坐车,我就冷着脸使劲摇了摇头。他的微笑瞬间僵在嘴角,扬长而去。我无奈地抿了抿嘴唇,侧过脸,装作看不见似的,盯着香樟树叶上跃动着的细细碎碎的阳光,伸展开收拢着的情绪,坦然地长舒了一口气。

 

生活就像一潭平静的湖水,偶尔落下几面枯叶泛起点点涟漪,单调枯燥的岁月里,偶尔从心底感觉自己就像个安静的傻瓜。

 

枯燥平淡的生活,也曾听过别人“有时候看见你笑,便觉得这一天也是有美好与生动”的安慰。最起码,我意识到今天的自己可能不太喜欢这个世界,至少别人对我微笑时,我也懒得礼貌性地回笑了。

倘若是曾经的,抑或是昨天的我,就算是敷衍,也还会认真笑笑的。

 

暖阳的冬日里,猛一抬头,偶然发现眼前阴霾灰蒙的屏障好像褪尽了。空气真是难得清新,天空折射出沁人心脾的湛蓝,但我偶尔感觉自己就像只肥胖又慵懒的加菲猫,只想窝在那个固定的角落幻想一下外面世界的热闹与爽朗,可能那些岁月,那些足以让自己开口笑笑,陪自己轧轧马路的人,太久没有相见了吧,偶尔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一个人失眠,全世界失眠

我看不清那些从我身边穿行而过的身影,也不想抬头看周围的一切,我时常想要是此刻你在我身旁的话,肯定有说不尽的话。那时我一定会轻扬着面,好奇地看着你的侧脸,兴致盎然地听着你说话。


有时我也会想我们之间倒是算什么,我又到底算什么,缺乏太多相互陪伴的立场,也奢求不到那个明媚有力的铿锵承诺。

想着想着,感觉自己越来越渺小,越来越轻盈,变成透明的纸片人,风一吹过,就会散落,但是离开地平线的瞬间,会有人听见我清脆的笑。

 

喜欢一个人,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你的出现,难过时也不会让自己去难过。即便是现在想起你,也还是欢喜着的。说不出来为什么,好像喜欢你就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如果掺杂一点别的情绪,喜欢你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这些话,对你从未说出口。我想自己也许可以找点事情来做,让自己不去花心思寻找你。或许可以写写东西来打发时间,这样一边写,一边想着你,等所有的思念都枯竭了,那我也就可以顺理成章把你给忘了。





2

三月了,时间过得真快。站在陌生城市的人行道路口,时间像停止了一样,我又想给你写信了。

想告诉你,我来上海复试了。

 

周围流动着形形色色的身影----朴实有力的中年大叔卖力骑着破旧的自行车,一只脚着地一只脚踩在脚踏板上准备蓄势待发;身着白色校服背着黑书包的男学生正聚精会神地摆弄着手里的小玩意;戴着头盔紧握车柄的外卖小哥表情严峻地咬着唇;背着长吉他的高挑姑娘定定地目视着远方…….每个人都在经历着自己生命的常态,我就像定格在那个思念的瞬间。


你知道吗,这样一个我,明明对身边的一切都挺感兴趣,有时却硬要装作一副冷漠的样子。

 

天是灰蒙蒙的,头顶上横跨而过的高架桥,褪了色的鹅黄色支撑高架桥的石墩上,阴暗幽绿的青藤正紧紧贴着石墙拼命地向上生长,好像只有我发现了它的坚韧与侥幸,也只有它们发现了我的故作坚强。

 

好多个这样的瞬间,试着把自己从空气中抽离,就好像真的逃到了思绪的千里之外。闭上眼睛,先是漆黑的一片,接着过去的日子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现。

 

我看见自己在厨房里和妈妈欢欣雀跃地说些什么,青蓝色的小火苗轻悠悠地晃动着,白色的蘑菇和乳豆腐在小锅里不安分地沸腾……

 

灯光晃动着,室友小A穿着胸口点缀着蓝色小花的白色棉麻衫,坐在镜子面前,一边卸着妆,一边认真地听着我说话,时不时转过头用质疑的眼神问我几句……

 

馨馨握着手中的笔半晌才慢吞吞地抬起头嘟着嘴小声地对我说,老师,这道题我不会…..

 

骨头店的老板娘给我端上了香辣鸡排饭,我说了声谢谢后就埋头吃了起来……

 

零碎的片段一点点拼起,最后的画面却定格在你对我笑的样子……

 


地铁从头顶呼啸而过,远处汽车的喇叭车突然鸣起,自行车轴开始咯吱地转动,拥挤在一起的人群也开始攘动着散开。上海这个城市,陌生又拥挤。

但我从来不惧怕一个城市的冷漠,再冷漠的城市也能找到让回忆里值得温存的地方。其实对于我来说,以后没有你的地方,到哪儿都是流浪。既然都是流浪,我更想待在一个更繁华拥挤的地方。尽管热闹是他们的,但我也不想做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孤独患者。

 

复试结束的最后一晚,我又回到向往已久的学校操场。看着那些在操场上自由挥洒汗水的年轻身影,置身其中,就好像自己也跟他们一样,还是这个学校的人。一圈又一圈地走着,临近街道那面的灯光,明晃晃地刺痛着我的眼。

 

我好想给你打电话,但又怕不争气的自己听到你的声音会哭出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倾诉的,只是想告诉你,我在这边的几天很好,迷路的时候会有热心阿姨帮忙指路,西北牛肉馆的牛肉面总是很大份,面试的老师也很亲切和蔼,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遇到的一切,都是刚刚好。

也没有经常不开心,就是有点想听你说话。


3

终于到了四月,白色的柳絮开始满城飞舞。我们在老校区见了面。

 

你就坐在我对面,认真吃着大碗面。第一次知道原来一碗面里可以严严实实地铺满一层青椒。静静看着你吃的满头大汗,辣的鼻涕止不住要往下流的样子,真的真的觉得好幸福。

明明是第一次,可能这样的画面在脑海里已经自顾自的地上演了好多次,所以觉得再熟悉不过了。幸福感充盈在心里一秒,下一秒便沦陷进深渊般的忧伤,这样的晴雨在心里反复交替。这样的忧伤从不打算让你知晓,嘴上一直乐呵呵地说着复试的事,面试老师还笑着对我说希望下次再见到我。

 

我笑着说到自己不调剂的时候,你认真地看着我几秒,然后吐出了一句:不要自暴自弃。我顿了一下,继续捡起掉在角落的微笑,没有继续接下去话。

其实想告诉你,我并没有自暴自弃哪,只是选择了一条跟你不一样的路。


你不用担心我,遇到你之后,我才更坚定自己的梦想,正视自己的得失。

你知道吗,现在的我,越来越不害怕一个人在喧闹的人群里死寂般的沉默,不再惶恐狼狈时周围质疑和鄙视的目光,不再漫无目的地寻找,生怕错过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生伴侣”。随遇而安,不骄不躁,甚好。

 

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心里有着这样一个人后,好像自己不再是一个人。紧张,无措时,我会想到你,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大步地朝前走。嘴里的面包再无味,却还是大口地嚼着吃下。你说这都是为什么呀?什么时候开始,你在我心里这么重要的?这些我可不能告诉你,我能想象你听后该多得意。

 

此刻公交车里黑黢黢的,偶尔看到站在公交车门口那个姑娘回眸时白生生的瘦弱小脸。公交在摇晃着,车上的人也在摇晃着。车窗外是一个雨季,雨水啪啪地打在车窗上,沿着玻璃滋滋地流淌。雨夜中的灯光变的朦胧昏暗,明灭不定。这样的南京我已经看过无数次,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你就坐在我身旁。

 

南京的街道,两旁梧桐交错缠绕,公交车轻盈地穿过一道道“梧桐隧道”,《龙猫》里面那个又肥又可爱的猫巴士在森林里穿梭的情景偷偷在我脑海闪过。我想象着我们坐着时光机在黑洞里穿梭,无论最终到达哪个时空都行,只要不是这个我无法抉择的现实空间。倘若一定要停留在这个空间,我也希望,永远没有下一站,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个流光溢彩的雨夜。

 

地铁的灯光如白昼,明晃晃的。湿答答的楼阶,三两个成群的人从身边走过,握在你手里的雨伞嗒嗒地滴着水。脚下的每一步都沉重地书写着离别。直到地铁门关起来了时,透过地铁窗,你还歪着头在对我笑。

 

地铁呼啸而过。转身的瞬间,我的视线也模糊了,泪水也不争气地流下来了。我看着地铁窗的一侧偌大的广告牌上,蹲坐着一只失落的哈皮狗,空洞的眼睛写满了悲伤。

 

终究,还是迎来了离别。最后连再见,也没说出口。跟我想的一样,真的一样。

 

那天,我终于删去了你的联系方式。


没几天,我便辞去了在培训班当老师的兼职工作。


我也离开了南京,开始四处找工作。

 

是时间匆匆,还是我变得迟钝,对工作以外的事逐渐变得漫不经心。


直到毕业,再回到南京,我才意识到已是六月份。而我们,再也没见面。


偶尔,走在南京的街头,想停下来吹吹风,已经说不出什么是难过了,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也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有时又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才好,至少不应该是这种不痛不痒的样子,就算躲在公交站牌后抽上一根烟,让熏腾起的烟气呛到流出眼泪也好。


我想,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要被这种从未眷幸过的悲伤,笼罩着了。

 

4

转眼七月就到了,来公司也整整三个月了。暑假已经开始,可这似乎跟我,以及跟身边很多其他人,都无关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经常趴在办公桌上,侧着脸盯着斜对面办公桌上的玻璃花瓶里插着的紫红色满天星发呆。我知道几分钟后天花板的一排排白炽灯会齐刷刷地亮起,紧接着上班铃会响起,随后又是一阵阵清脆而急促的敲键盘声,还有打印机时不时的嗡嗡声。那时我也会习惯性地一激灵地迅速坐起身,打开面前的电脑,继续着下午的工作。

 

我现在在苏州,一切都好,除了持续的高温,热的人快要枯萎掉。

 

你现在又在哪里呢?过得还好吗?我们,好像真的有很久,不再联系了。

 

已经好久没给你写信了,都不记得这是第几份了。跟你分别后,三个月内匆匆地找了工作,匆匆地毕了业。那些穿着高跟鞋,拖着皮箱四处辗转的日子,似乎也溜走得很突然。

 

夏天的味道

你知道吗,幸好我现在还太厌倦上班的生活,就算是喝酒应酬,好像也不是那么尴尬的事。可能目前我都还挺幸运,遇上的都不是什么坏人。经常有同事跟我开玩笑,说以后叫我“田螺姑娘”吧。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外号,我觉得有外号的人,最起码是可爱与生动的,所以为此还开心了一下。

有时候也会加班,但从不觉得累,稍微闲的时候就听听歌,听听电台,背背英语单词,看看自己喜欢的微信订阅号。虽然为了看书特意买了kindle,但总是拿起又放下,好像没有真正看过几本。也有烦躁的时候,但现在的自己好像总能找到迅速转移注意力的事。这样一个我,不知道在你看来,成长了没。

 

有时自己也觉得把你给忘了的时候,记忆却像被风吹起的碎纸片,一下子被席卷而起,蜂拥而至。脑中闪过无数人的脸,欢笑着的,愤怒着的,惊讶着的,呆滞的,不屑的,难堪的……最终在一个画面定格,还是那个冰冷的雨天,昏暗的灯光,被雨水打湿的电影票,还有耳边呼啸而过的地铁。好像我抽离的情绪,最后一个回到现实的画面,都与你有关。

 

偶尔独自逛超市和商场,安静走在过往的街道,看到年轻男女来来往往,嬉笑打闹,并肩走在一起时,还是忍不住回头再偷偷看上那么几眼。转过身的瞬间,经常在心里偷偷问一问你,你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走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啊。

5

这是写给你的第五份信,也是最后一份了。

 

曾以为这是一份延迟的信,现在想来,这是一封你永远也不会收到的信。

 

转角就散了

世界很大,人很多

千回百转

转角处,就容易走散

故事从哪就恍然结束了呢?是最后一次见面的下雨天?就像这几天故乡的天气一样,黑云压境,迟迟不褪去,阴绵不断的雨水,断断续续,扭扭捏捏。

 

其实我已经很好了,时隔一年半后,前几天看到你们笑靥如花的样子,真的没有再掉一滴眼泪了。

 

一年半的无恙时光,到底是让自己成长了些。

 

说句不自欺欺人的话,这一年半偶尔也会想起你,有时会一整天塞着耳机坐在公交车上来回辗转,偶尔在下着雨的街道上撑着伞漫无目的地游荡。

情绪让自己变得无能与疲惫时,我习惯选择做些什么来消磨时间,事实证明并不是每次都能让自己抑郁的心情变得好一点,但是会让自己感觉生活还在继续着,没有什么走不过去的低谷。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脑海中是《言叶之庭》里,雪野·百香里忧郁的脸庞和欲言又止的唇角,我啊,不知何时开始就无法顺利地往前走了。

 

我呢,我停留在这里多久了。

 

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但喜欢这件小事,一厢情愿注定悲剧。

 

如今,用阿德勒的“课题分离”的主张来看,喜欢你是我的“课题”,接不接受是你的“课题”,正应了那句,喜欢你,无关风月。真是又矫情又任性的真理。

 

现在相较过往,也不知道得到了哪些成长。可能只是那时的自己感觉很多时候“做不到”,那时的自己木讷又笨拙,喜欢也不会隐藏。导致最初的欢喜雀跃与不能自已,慢慢将自己推进爱而不得的悲伤深渊。自始至终,好像只是一个人自导自演的戏剧。女人的敏感,真是魔幻又致命。

 

早前,一直觉得那样的告别并不会是结束。可能当时对你还有半分期许,哪怕是一个解释也好。好像说完了,自己又能像没遇到你之前一样,自顾自地往前走了。最终,走散了就是走散了,有些人,注定是用一句“再见”代替了后来的再也不见。

 

但现在,我不再需要那样的解释与安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与自己和解了呢,大概是,再突然地想起你,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吧。

 

即便如此,还是希望你一如当初,是爱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