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深圳富华美容医院地址是?啥事落到她头上这样衰?

新都微生活2019-06-22 01:02:47

 


据说

这些事99%的人都想过↓↓↓

 

剪头发的时候,不小心被剪到耳朵

手伸到马桶里,结果出不来了

站在阳台上,阳台会掉下去

坐在电风扇底下,担心它会坠落削到脑袋

 

……


小时候还以为

是自己有被害妄想症

长大了才知道

大家都是在这样的阴影下长大的

 

直到有天

你最担心的事

真的发生了

……

 


理发店员工称“剪伤耳朵很正常”



吴女士耳朵很受伤。


J.B完美发型主意发屋在深圳市罗湖书城路7号停车场出口,万象城对面。吴施(化名)是这里的会员,3月29日,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她来此理发。


吴施回忆,当时前台推荐一名叫李力的资深发型师为她剪发,价位是108元,属中档水平。剪了10分钟左右,吴施感到右耳一阵尖锐的疼痛,猝不及防,她下意识用手去捂,发现“流了很多很多血”,她痛到大喊,怎么办怎么办。前台经理闻声前来,发型师则退到一旁,一言不发。


旁边的顾客劝吴施赶紧就医,在前台经理和李力的陪同下,吴施来到罗湖区人民医院,医生看到耳朵第一句话是:“呀,肉都没有了”。


“一听这话,我都快晕了。”吴施告诉记者,李力此时将一团卫生纸掏出,里面是被剪下的耳垂,事发已经30分钟了。


在医生建议下,一行人最后来到深圳富华医疗美容医院,“时间过去太久,最终只缝上了一层皮”,吴施说,还要等10天,才能知道皮肤是否“活了”,当时,店方人员告诉她,在10天后会给她一个说法,因为李力全程也小心翼翼陪着,吴施说,看在店方态度很好的份儿上,她并没有当即讨说法。


据医院诊断,吴施右侧耳垂可见0.5×1.0cm皮肤缺损,被剪下的皮肤大小为0.4×0.8cm,而手术切口为永久性切口,会留下永久疤痕。4月8日,拆线后,吴施和几名同事前往发型屋,要求店方道歉、赔偿等,“没想到店方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折。”吴施说。


在朋友拍摄的视频中,发型屋法人余永胜称,此事件责任在发型师李力个人,店方概不负责。此外,店方一员工竟表示,剪掉耳垂在美发行业很正常,不足为奇。随后赶到的警方,将双方人员带到了派出所。



店方称愿按“行规”赔付


报警电话是店方拨打的。涉事理发店负责人余永胜称,“不断地吵吵闹闹,赶走我们的客人”,于是报警,以期在警局内协调解决问题。


警方调解中,吴施主张店方应赔付10万元,而店方坚持最高数额为3000元。“10万元我们无法接受,不然理发店生意都不要做了。”余永胜11日下午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时说,吴施就医过程中,产生的车马费、医疗费共计3500元,店方已经当场支付,而3000元的赔偿,是根据搜索以往别的发型屋类似事件时,得出的数字,属于行业前例。


“10万这个数字是律师计算过的,不是我自己乱报的。”吴施也表示,其中包含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和接下来的医疗费用等。她从医院处了解到,疤痕需要特定的美容手术才可掩盖,一次手术费在2万左右,且每隔一两年就要再做一次,否则会失效。


而针对视频中,说“割耳正常”的人,余永胜表示,是发型屋的另一名发型师,并不是投资人。



律师建议消费者增强“举证意识”


4月8日,双方在桂园派出所做了笔录,先后离开,由于双方主张的金额差异太大,协调失败。


随后两天,在吴施陪同下,深圳电视台两档栏目先后前往涉事理发店采访,但都遭到了店方的拒绝,两次采访中,店方以干扰正常营业为由报警。“警方到了后做了调解,也劝(吴施)他们说维权可以,但不能干扰营业。”余永胜称。


值得一提的是,涉事理发店与肇事发型师从未签订任何协议,吴施质疑,店内发型师存在资质问题,对此,余永胜称会尽快与相关人员补齐合同等手续。


北京市汉威(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朱春立告诉晶报记者,在此事件中,理发馆和发型师责任很明确,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其它相关司法解释,应赔付吴施损失,但精神损失费一项,必须要有伤残证明,目前来看较难得到法律的支持。


朱春立表示,消费者要加强证据意识,如受伤证据,建议事发时优先考虑报警,由警方出警纪录和笔录等作证;此外,相关损失与事件的因果关系,数额等,都需要有明确的证据。

“一般来说,遭遇此类事件的消费者举证意识不强,就为随后的维权难埋下了伏笔。”朱春立说。


说起理发这件事儿,

真的是一篇“血泪史”!

就算没剪到耳朵

好多发型师也是让我们很无语!


网友们发来了这些照片

↓↓

商务合作:13550398843

微信号:sunskyx

告诉你个秘密

去网上买东西

如何做到别人花去100元,你却花10

最少的钱买最好的东西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内部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