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厚朴方舟发力海外医疗行业:成立首个国外专家团

2021-10-12 14:01:25

日前,中国最大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厚朴方舟(HopuArk)透露,经过近10年的发展,海外医疗行业已初具规模。市场竞争也是从客户竞争、服务竞争通过升级到资源和效率的竞争。其中,海外顶级医生集团已成为核心竞争力。因为海外医生集团的成立意味着真正的“绿色渠道”的开通,也意味着治疗效率的提高,而对于客户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最近,厚朴方舟创始人王钢向“21世纪经济报告”(21世纪经济报告)独家透露,他最初建立了一个海外医生集团。“厚朴海外医生集团的医生是美国和日本的顶尖医学专家,并与我们签订了独家协议。”

王刚说,这是国内和海外医疗机构牵头的首批签署的海外医生小组,目前的人口约为30人,其中所有的泰国级医学专家都是主要疾病领域的医疗专家。

厚朴方舟成立于2008年,是中国最早提供海外医疗服务的机构之一。与国外其他医药代理商的轻型模式不同,厚朴方舟在今年上半年一直遵循医生签约、服务承包、完成融资和盈利的重资产模式。

王钢认为,海外医疗市场目前正处于下半年消费者的启示之下,总市场将继续扩大。

第一批海外医生小组自始至终都是建立起来的。

在北京国际贸易克里中心厚朴方舟办公室,美日两国医生与厚朴方舟签署的一些协议处于突出位置。王钢自豪地向记者介绍了照片中的人物:“美国癌症学会会长、日本脑外科学会会长、优明癌症研究部主任、顺田癌症中心主任。”

到目前为止,厚朴方舟在日本已经签下了大约30名顶尖的医生,大部分都是主席和总裁的头衔。“我们只选择泰国医学专家报名。”王钢强调:“此外,我们还签署了独家协议,这意味着与我们签约的医生不能再与其他海外医疗机构合作。”

王钢认为,选择签约形式组成医生小组,有利于提高海外医疗的专业性、稳定性和治疗效率。事实上,很少有海外医疗机构直接与顶尖医生签约,其中大部分都是中介人。

早在厚朴方舟成立之初,就考虑建立一种独特的海外医疗模式。“互联网带来了一种‘轻’模式,但我们却走了另一条路,采用了与医生签订合同的‘沉重’模式。”

据王钢介绍,医生与厚朴方舟签订了独家协议。在长期观察后,他们除了信任公司外,还定期收到在厚朴方舟支付的类似工资的咨询费,从而形成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但尽管如此,签署过程还是很困难的,因为这些国际专家的价值更低。

“太难了,”王钢说。“尤其是日本的医学专家。”厚朴方舟在成立后31个月开始接待客户,因为它坚持申请海外医疗服务。

他得出结论认为,国外医学专家最重要的是风险,医生从课堂学习成为专家,然后到医学上,接受的想法是严格、严肃和标准化的。与中国境外医疗机构签订的合同难以在当时表现出性能的困难。

日本的医疗保健制度也不同于美国。在美国,医生有很高的自由度,很少与医院有很强的从属关系。然而,日本实行全民医保制度,将医生固定在某一家医院,这也增加了签订厚朴方舟的难度。

王钢回忆说,第一个与厚朴方舟签约的是日本顺田癌症中心的总裁,该中心也是由熟人介绍的。王钢有10多年的海外创业经验,积累了网络资源。“在日本,不把一个人介绍给别人很容易,因为这需要一个人自己的信誉保证。”

签下顺田癌症中心主任后,经观察,院长介绍了4名学生和同事与厚朴方舟签约,至今,厚朴方舟已初步完成海外医生集团的雏形。“这是一个缓慢的检查过程,一旦在他们的脑海中合格,下一个顺利,但开始获得信任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一年后,我们送他们的第一个病人。”

一些医学专家甚至在通过医院董事会之后也签署了这份合同。以王钢为例,日本癌症研究所尤明医院主任,当他到达这一职位时,与厚朴方舟的合同需要得到医院董事会的批准。

“市场需求将迅速增长”

促使王钢选择海外医疗的主要因素是他们自己的需要。

多年前,王刚的父亲得了癌症。爸爸每年检查一次,但当他发现自己得了癌症时,他已经转移到其他器官。这时,就在父亲上次体检前三个多月,我开始思考如何保护我的家庭健康。\r\r\r\r\r\r\n""

王钢在厚朴方舟成立前,在国外积累了丰富的人力资源。

厚朴方舟注册于2008年,在2009年至2010年的一年多时间里,王钢主要从事市场调研,并与国外医学专家进行了接触。

这个过程比他预期的要长。“我以为要花12个月的时间才能与专家签约,并为此做好准备。我没想到这需要31个月的时间。”当时,王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只是为了投资,没有收入,他把所有的财富都放在了海外医疗上。

国外医疗在厚朴方舟模式下倾向于以资产为主,似乎具有轻资产的特点。除了签下顶尖医生要付很多钱外,筹备医疗目的地分支机构还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我们不会将服务、人员、车队、车辆、公寓等全部外包给厚朴方舟。”王钢解释说,“中介模式将做大量的营销,服务模式将集中在后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海外就医病人的诊断、治疗效率和效果。“

王钢认为,这种效率体现在预约和治疗周期上,“如果疾病不等待人,如果我有签证,我可以在三、四天内到达日本医院,而美国有十个工作日。”此外,治疗周期短,即等待时间最短,厚朴实行服务收费干制,病人治疗时间长短不变,这种定价方法保证了我们的流程效率。“

和其他专注于服务的海外医疗机构一样,厚朴方舟直到去年才实现收支平衡,并在今年上半年开始盈利。

利润是建立在客户数量迅速增长的基础上的。王钢表示,今年1-6月,厚朴方舟的客户数量超过去年全年,达到800多人,其中20%到25%,其中包括安邦保险(Anbang Insurance)和丰田汽车有限公司(Toyota Motor Co.Ltd.)等知名公司的集体采购,其余75%和80%是重病患者。

他认为,海外医疗市场目前正处于后半期消费者的启示之中,整个市场将继续扩大。来自中国科学院的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新增450万癌症患者和1000万癌症幸存者。

在海外医疗价格普遍上涨的大趋势下,王钢再次走上了相反的道路,主动降低了医疗门槛,扩大了就医人数。据报道,在国外医生集团的帮助下,厚朴方舟推出了日本顶级的远程视频诊断专家。

王钢解释说:“有些病人受经济实力的限制,或者不应该长途跋涉,不需要到国外求医,此时,患者只需提交病历,就可以与专家进行45分钟-1小时的远程视频诊断。因为我们发现,国内和国际诊断意见往往不同,治疗方案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