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邯郸:健康小屋构架医改新模式

2019-12-09 10:04:47

今年10月1日,全国欢庆,邯郸迎来了好消息。国务院办公厅赞扬邯郸在实施“保健小屋”以吸收优质医疗资源方面的典型经验。邯郸“保健舱”也得到了全国卫生计委著名心血管专家、健康教育首席专家胡大一教授等多位知名专家的认可。专家们一致认为,邯郸的“健康舱”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可以让普通人少生病,慢生病,甚至不生病。在国家医疗改革进入深水区之际,为解决医疗改革问题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

 2000个“船舱”提供健康

11月5日,从太区川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始播放《顺利健康客舱医用厨师》,通过社区“家庭通行证”视频直播,引导社区上千户家庭健康饮食。

周一至星期五,双利卫生所设有第一市立医院副院长、心脏专家、心脏、内分泌、呼吸、老年医学等部门的主任和专家,为社区居民进行诊疗和卫生服务。

邯郸市已经有2000多个以二级以上医院知名专家命名的“卫生所”,覆盖了全市1/3的社区卫生服务、乡镇卫生中心和5403个农村卫生中心。

据悉,从2012年起,邯郸作为国家医疗改革试点城市,从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卫生需求与城乡(市、基层)优质医疗资源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入手,创新思维模式和发展模式,积极加快医疗领域的供给侧改革,率先在全民参与下启动了“政府主导、医院主导、医生主导、邯郸模式”的“保健舱”,有效地推动了高质量医疗资源向基层的沉陷,进一步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使群众更加方便、负担得起。

邯郸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卫生棚的建设。他们不仅举行了一次高标准的健康和健康会议,而且在深圳改革集团举行了一次会议。

讨论专门听健康舱工作报告。市委书记高洪志、市委市长王立东明确提出了“大病不出市,病不出县,小病不出社区(农村)”的目标,要求进一步加快医疗联营建设,完善和推广家庭医生承包服务,深化卫生营房建设,努力突破等级诊疗体制,实现以疾病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

 照顾看医生和预防疾病。

高血压是最常见的慢性疾病。大多数高血压患者没有明显的症状。许多患者直到头晕和头痛测试才发现高血压。有些人已经病了两三年。我国城市居民对高血压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普遍不高,社区对高血压防治知识的健康教育是控制高血压发病率的有效措施。

据报道,丛东社区总人口65000,其中高血压和高血压前期人口约1万人。软木塞部队健康舱被设置为

过去4年,聪东社区没有出现脑出血个案,而是采用医疗诊治与专家小组健康讲座相结合的模式,面对面为社区提供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健康护理服务。

人们普遍认为,投入1元用于医疗保健可以节省8.5元的医疗费用和100元的紧急护理费用。市卫生计委主任周海平告诉记者,过去医院以病人为主,以治疗疾病为主。通过定期的健康教育、健康指导和健康干预,使“健康舱”从发病后的被动医疗转变为发病前的主动预防性保健,从而有效地预防和控制疾病的危害,提高城乡居民的健康水平。

据统计,在向慢性病患者及其家属提供健康干预服务后,90%的人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信任感,85%的人认为提高了对疾病预防和保健知识的知晓率,掌握了“先预防”的常识和基本方法,如健康的生活方式、中医等。

 著名医学专家“水槽”。

虽然保健舱很小,但里面有很多大专家。为了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优质服务,2000年“卫生棚”医生在全市,均由市二级以上医院副高级以上职称,熟悉社会知名专家。健康舱还配备简单的体表,如天平、血压计、听诊器、血糖计等。

在各具特色的健康小屋中,专家级的“住院医生”定期开展多形式、多层次、多批次的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活动,受到居民的欢迎:中央医院的“马晓云健康小屋”以糖尿病防治为特色,市第一医院的“双利保健室”定期向居民讲解心脑血管健康知识的科学防治。市第二医院的“王之海保健室”指导居民进行康复培训,城市眼科医院的“范素杰医务室”的特点是宣传和预防五种官方疾病。

邯郸区通溪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康复培训室内,有序安排了十几种康复器械。市第二医院第二科室主任王之海在这里设立了“保健舱”,对社区康复医生进行康复咨询和强制培训。他说,在这里做康复训练只需要几十块钱,在大医院里至少要几百块钱,而且要就近治疗,这确实给群众带来了方便。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疗改革顾问刘元里教授认为,邯郸模式的“保健舱”实现了“跨越式沉降”,是加强基层公共卫生、建立机制、保障基本健康的一项很好的创新。将高质量的医疗资源送到人民之家,是实现公立医院公共福利和效益的科学途径。

 双向转介“行动”

在促进健康小屋建设方面,不仅是基层患者,也是基层卫生中心的受益者。

长期以来,邯郸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主要城区,大型医院、基层医疗机构综合能力薄弱,形成严重的两极分化,在大型医院排队看病人满为患的同时,基层医疗机构也面临生存危机。

中央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杨华堂最近几年一直喜欢跑到乡下去,他对此有一种个人的感觉。“基层健康护理资源太少。”杨华堂在曲周县小帝八村有一名徒弟,村医牛春和。在乡镇和更多的基层医疗机构中,从全日制医学大学毕业的医务人员寥寥无几。杨华堂发现,大多数乡村医生喜欢使用抗生素。“孩子有头痛和脑热,村里没有必要的检查设备。乡村医生只能给他们的孩子一些抗炎药。他们是否正确,很难保证。”

多年来,在杨华堂的指导下,牛春河的医学得到了很大的规范。“我在村里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我只能摸索自己。杨医生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

在卫生舱内,大医院的专家和农村医生对教师表示敬意,对基层全科医生进行系统、专业的分批培训,有效地提高了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水平,促进了农村患者就近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目前,已在保健所举办了15000多次培训班,并安排了8617名基层医务人员实习。

“保健棚屋使大专家可以在农村和社区实习,并吸引大量病人到初级保健机构就诊。”慈县化关营乡镇卫生中心主任葛文军说,卫生室扩大了基层医疗单位门诊病人的数量,提高了基层卫生站医疗资源的利用率。据统计,2015年和2016年,全市基层医疗机构门诊咨询和床位利用率较2012年增长34%。

通过专家教学,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有了很大提高,基本实现了“重病选择正确,小病治疗好,康复快”的基本认识。“重病的正确选择”,是指群众接受了严重的、困难的疾病。基层医疗机构可以及时识别,作出初步、准确的诊断,并将其转移到最适合病人需要的上级医院。“好治轻病”,是指群众有轻微的头痛和脑热病,可以在基层医疗机构及时有效地治疗。“康复能抓”是指广大群众在上级医院手术后进行了治疗,康复阶段可以在基层机构得到持续有效的康复指导。

“卫生舱不仅连接了”上下联动、双向转介“的”经络“,形成了”医疗与预防相结合、防治相结合“的服务模式,还开辟了医疗技术发展与卫生管理服务之间的”任省长第二脉“,同时开辟了”最后一公里“的分层诊断与治疗。周海平说。

据悉,为了使“健康舱”顺利进行,邯郸发布了相关文件,在健康舱的基础上实施了家庭医生制度,以健康舱和基层医院为医疗主体,实行了家庭医生签名制度,每人75元的巨额补助。其中,医疗保险25元,基本公共卫生基金30元。如果你个人支付20元,你可以有自己的家庭医生。目前,全市已签约226万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