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冬虫夏草市场低迷 保护与研究应双管齐下

2020-11-21 11:18:04

冬虫夏草的年度开采季节几天前就结束了。据“经济参考报”报道,青海省冬虫夏草主产区今年虫草产量持续下降,市场十分低迷。科学研究和监测表明,近20年来,由于生态退化和捕食开采,冬虫夏草资源持续急剧减少,部分产区濒临灭绝。接受采访的专家和当局呼吁进行保护和研究,以确保冬虫夏草的可持续发展。

在商人的空摊子里,数量和价格都下降了。

我国是冬虫夏草资源大国,占世界虫草产量的96%。产区包括青海、西藏、四川、甘肃和云南。其中青海省约占全国总产量的65%。

记者近日在西宁市最大的冬虫夏草市场之一-新千秋冬虫夏草世界考察,这里商铺众多但门雀众多,与过去的喧嚣形成鲜明对比。一位姓马的年轻女接线员不停地问记者她需要什么。“今年迄今生意特别清淡,虽然价格比去年低得多,尤其是上半年,但可以说是近年来最便宜的,但很少有人感兴趣。整个大楼都处于待命状态。”她无奈地说。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赵金文表示,冬虫夏草市场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跌至谷底,并逐渐回升至三年左右的峰值。到2014年,受大环境的影响,房价继续下跌20%至30%。今年是近几年来的又一次低谷,价格比去年下降了至少10%。几年前,皇家级冬虫夏草的价格是每斤100,000多,但今年上半年只能卖到70,80,000只。6月份新草上市后,冬虫夏草价格反弹,但整体市场相对疲软。

“今年山上虫草少了,挖虫草的人少了。”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所长李玉玲对记者说,他多年来一直从事冬虫夏草的野外监测工作。据了解,今年冬虫夏草采矿业部队人数比去年减少了约1%,冬虫夏草合同费用比去年减少了一半,采矿费也由往年的7元降低到5元。

青海省冬虫夏草主产区玉树藏族自治州副省长加桑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玉树藏族自治州冬虫夏草价格下降了20%,但没有人购买。6、7月份后物价回升,但由于总产量下降,冬虫夏草牧民收入下降幅度较大。

有条不紊的开采没有得到有效执行

青海省畜牧兽医学院草地研究所冬虫夏草科20年连续监测资料表明,虽然多年来有起伏,但冬虫夏草资源总体呈下降趋势。

李玉玲说,1996年,国罗州马钦县一座面积约1000亩的山被100%的草覆盖,可以在山坡上挖出冬虫夏草。然后,渐渐地,就像雪线一样,只有冬虫夏草才能在山顶被挖出来。到2003年,它无法挖掘。2008年,它完全退化为黑土滩,黄土裸露,鼠害猖獗。结果表明,寄主幼虫无分布。这表明,十多年来,这里根本没有虫草。

在过去的20年里,海南省向导县拉季山的一片集体草甸上的冬虫夏草资源也在继续下降。草甸昆虫产卵的数量从1996年的426个下降到2010年的128个。卵数越少,幼虫越少,能够生长和进化为冬虫夏草的虫草数量自然就越少。李玉玲说。

李玉玲告诉记者,昆虫草场的资源继续大幅减少,这非常担心。近年来,一些生产质量优良的地方几乎已经灭绝了。玉树州有“第一科地头县”之美誉。县的苏鲁乡被称为“Cordyceps乡”。很多人都是从这里来的然而,“可以说,它现在正处于灭绝的阶段。

根据专家分析,海参资源的急剧减少,不仅是由于生态退化、气候异常等自然因素,而且还导致了过度开采和管理混乱的问题。在资源保护方面,政府高度重视并有良好的实践,但在具体实施中,有序开采工作尚未得到很好的开展。

牧民们总以为,像草原上的草一样,冬虫夏草总是在季节里生长,经过这么多年的挖掘,总会有一些。李玉玲呼吁中国,作为冬虫夏草资源大国,为避免冬虫夏草悲剧重演,迫切需要建立冬虫夏草保护区,明确保护期限,建立保护区内流动替代机制,制定保护区生态补偿措施,探索冬虫夏草可持续利用的社区管理模式。

关于安全的专题研究正在进行中。

“以前食用的‘砷超标’表明,它的目的是为了‘极端草品牌’,但它意外地影响到整个虫草产业。”赵金文说。

记者从青海省科学技术主管部门了解到,一些以前提出的冬虫夏草产品“超标”。早在2000年,有关科研单位研究冬虫夏草指纹图谱时,发现冬虫夏草中砷含量较高。但砷超标的原因及砷对冬虫夏草药效的作用尚不清楚。

赵金文等人说,我国历来有一句名言:“这是医学的三部份”。冬虫夏草有毒吗?需要科学研究来证明这一点。冬虫夏草长期使用无明显毒性,研究基础薄弱,缺乏大量的基础数据。如果我们做安全性评估,我们需要从头开始,但冬虫夏草本身很难取样,导致研究成本比一般研究高出许多倍。然而,长期以来,企业、科研和政府各方面由于关注方向不同、重视不够、方法运用不当、问题解决不力,未能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

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所长魏立新建议,政府应牵头设立冬虫夏草安全专项研究项目,调动企业和科研单位的积极性,组织科研队伍,协调地方部门,筹集科研经费,提供政策保障,共同解决重点问题。找出背景和现状,明确背景,展示科学证据,主导积极舆论,起草国家标准,引领产业发展。

李玉玲说,冬虫夏草的研究还存在许多困难,如虫草与昆虫的关系及其侵染过程,冬虫夏草的种类和遗传多样性仍是一个谜,需要加强科学研究来解决。

记者从青海省科技部获悉,目前已将一项名为“冬虫夏草安全性评价”的非临床毒理学实验提上议事日程,重点解决冬虫夏草是否有毒的问题。

青海省科技部副主任张朝元说,对冬虫夏草的基础研究还不够。青海省计划成立一个专门的虫草研究所,但由于青海省的科研力量还远远不够,希望国家从科技援助的角度来支持青海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