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大学校园遭遇艾滋侵袭,同学,防艾江湖急

青年文摘2018-05-20 15:16:58



两条红杠


试纸藏在白色包装袋内,灯光下很耀眼,也异常冰冷。程林不时地将目光转向屋内,面无表情,但心怦怦猛跳。若是试纸显现一条红杠,阴性,安全;若是两条红杠,阳性,感染。


程林和庞伟都是“同志”,但不是伴侣,还有半年,两个人就能从浙江省某高校毕业,程林学机械控制,庞伟学数学。庞伟“恐艾”,拉着程林做检测。近半年来,程林的固定伴侣只有男朋友杨辉一人,他自觉不会感染,可拗不过好友的劝说,便答应了。


十五分钟到了。


王龙将两张试纸从袋子中抽出,双手突然停在半空。他召唤程林一人进屋,关起门。每张试纸都出现了两条红杠,赫然入目。程林的思绪瞬间短路,目光僵直,手臂不由自主地抖起来。


“有感染HIV的风险,”王龙说,“你得到市疾控中心做确诊。”


“不可能,”程林直摇头,“不可能感染的,我只有一个性伴侣,他没事。”


“你怎么知道他没事?你一天24小时跟着他吗?”王龙反问。


挨了闷头一棒。过了好一会儿,程林抬起头,“我感染的几率有多大?”


90%左右。”


还有10%的希望,程林呼出一口长气。


事实上,检测用的是韩国第四代HIV试纸和美国雅培试纸,准确率很高,为了给他一定的心理缓冲,王龙故意说低了准确度。


王龙当场为他普及了艾滋病的传播渠道、感染风险和用药治疗等基本知识。这些内容对这个体内已经入侵病毒的年轻人而言是新知识,但真不应该是新知识。


王龙问他和男友亲密时是否戴安全套,程说,确定关系后就不戴了,“我相信他”。


摊牌


程林回到校园附近的出租屋。大三起,他和男友杨辉在外租房了。杨辉大他两届,程林大二时,两人在酒吧相识。


家在西安的程林是独生子,父亲做生意,母亲上班族,对他的管教属于放养型,多数时间里,他和奶奶待在一起。初中时,程林发现自己喜欢阳光帅气、有个性的男生,对漂亮女孩丝毫提不起兴趣。但他还没正视性取向,也不懂,没人给他讲性知识,也没人以正确的方式引导他。自古性教育在中国就是禁忌,不论家庭,还是学校,但社会环境却已急剧变化。


那个冰冷的晚上,程林与杨辉摊牌,告知检测出了艾滋病病毒,“为什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已经感染了?”


男友低头,半晌不语。事到如今,杨辉无法隐瞒,程林一腔怒火。他想不到,甜蜜爱情的背后竟隐藏着致命病毒。他更想不到,伴侣会在生死问题上隐瞒。


杨辉没说话。由爱转恨,程林心起厌恶,甚至起念“想杀了他”,杀了这个和自己一样的病毒携带者。两个人分手。杨辉搬了出去。


同学,同学!


如今,大学生的生活、娱乐方式随着社会及校园周遭环境的变化而大大改变。程林和杨辉的学校相邻,隔着一条小吃街,街上有宾馆、KTV,还开了几家酒吧,不远处还有一家夜店,新潮、热闹。灯光闪烁,音乐跳动,青春激荡,这里也成为新的交友场所。


另两位大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小马和小董,两人都是22岁,即将大学毕业。小马和小董常用手机交友软件约会他人,一夜欢乐,被偷了钱包,更感染了病毒,对方姓甚名谁都不晓得。


今年三月中旬,他们俩关注了同一条新闻,宁波市疾控中心发布消息,截至2014年年底,宁波在校学生中已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0多例,大部分是高校学生,80%以上是通过男男性接触传播。


报道出来后,小董看到学校布告栏上贴出预防艾滋病的宣传,仍是简单的三种传播途径——血液、性接触、母婴——的介绍,没具体提及MSM(男男性接触人群)如何防范。


被誉为净土的大学校园遭遇艾滋侵袭,这令很多人不解。杭州市西湖区疾控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的刘建宁科长做防艾工作快十年了,他说大学生感染艾滋病不是哪个学校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在大城市的高校尤为明显。


最新的权威数字来自41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与控制局局长于竞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中国1524岁的青年群体艾滋病疫情情况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近几年中国青年群体疫情增幅加快,2008年报告的青年学生感染者和病人数是482例,占青年人群总数的5.77%,到2014年这一数据为16.58%二是传播途径以性传播为主,青年学生中男同性传播的比例由2008年的58.5%上升到2014年的81.6%三是各省都有青年学生感染者和病人报告。



▲防艾公益宣传海报


“两种病毒”


大学还没毕业,程林就遭遇了两种“病毒”,艾滋病的病毒与人心的不诚实。


他去了杭州市疾控中心,又抽了血,确诊HIV阳性。他反复问一个问题——如何不伤害到家人。工作人员让他放心,只要人体的特殊体液(血液、精液等)之间没有接触、交互,不会传染。疾控中心叮嘱他,除了医护单位外,暂时不要将感染事件告知他人,因为不确定感染者能否承受心理压力,“实在憋不住了,可以对父母说”。


哪里敢告诉父母,估计两位老人会崩溃,那是做儿子最大的不孝。以前一周和家里通两个电话,现在是每天,程林找个话题就能和母亲聊很久,每次聊天都会归到一个问题上,“假如有一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会怎么样?”


母亲告诉他,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凡事乐观点。问得多了,家人警觉起来,程林编了个理由,说一位同学染了重病,因此有了担心。


谎言世界就这样编织了起来,像一个大气泡,程林蜷身钻了进去,时刻隔绝。他在寻找安全感,也是为了给别人安全。这个气泡在阳光下不会泛出斑斓色彩,它是灰色的。


校园内,程林变成了另一个人,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他曾经大胆直率、敢做自己,大学四年,他没有因同志身份而受到歧视与欺负。他曾开朗、活泼,在大学的艺术团里是个红人,唱歌、表演、主持样样在行。可现在,悲剧在他身上上演了。他无法坦诚,他害怕失去同学,被划为异类。他感觉和任何人之间都筑起了一道墙,翻越不过去,也推不倒。某个时候,他善意地理解杨辉,“他不告诉我,或许是怕我离他而去。人们对你的远离,比艾滋病病毒更可怕。”


为了忘却的纪念


浙江大学红十字会学生分会同伴教育中心在每年大一军训后,会在大礼堂里向新生普及艾滋病预防知识。“单纯搞一场讲座,已不太能吸引大学生的注意了。”同伴教育中心郭宇瑜部长说。郭宇瑜很想推动学校开一门青春期性教育课,但她觉得“初高中开这门课最合适”。


329日,海南大学思源学堂里正上演着一场情景剧。剧中同学嘴里不断跳出“同志”“艾滋”等词。有观众说,“真是尺度大得惊人”。而台下第一排坐的就是彭丽媛与比尔·盖茨。



▲2013年11月30日,彭丽媛在中国人民大学参与2013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宣传活动


国家层面也在不断发力。不仅有彭丽媛,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李克强总理去了北京佑安医院,考察艾滋病防治工作,他强调要凝聚各方力量,继续抗艾攻坚。


程林他原本规划了一条路,毕业后回西安,开家小店,陪在父母身边。但现在,他有家不能回了。他在右小臂内侧文了一句法语“MONTOUT”(我的全部),还文了地球、月亮和木星。他想纪念那段青春。(程林、杨辉、庞伟为化名)


(《青年文摘·快点》,摘自《看天下》)


看世界,读生活

《青年文摘·快点》关注有趣的话题、有料的人物,聚合有维度的思想、有力度的文字,打造乐趣与深度并重的新阅读。每月1号、15号上线,可至掌阅iReader客户端订阅。


点击“阅读原文”,移步掌阅书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