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窦性心动过缓的危害比打呼噜更严重?

常笑健康2019-11-20 09:16:27

阅读提示: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8分钟。
导读:
1、打呼噜是病!得治!

2、打鼾的危害——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3、判断自己是否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4、哪些人群患病风险更高呢?

5、多种治疗方法,如何选择?

6、常笑健康温馨提示


打呼噜是病!得治!

你的枕边人是否鼾声如雷?惊扰了你的好梦,但是他却浑然不知?看似打鼾是在影响他人,其实它对本人健康的危害更大!

长期缺氧导致对机体各脏器的严重损害,可导致心律失常、血压增高、心肌梗塞、脑溢血、内分泌紊乱,甚至可因长时间的呼吸暂停而发生猝死!

今天我们就来介绍一种与打鼾相关的疾病——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 (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nd Hypopnea Syndrome,OSAHS)是指每晚平均 7小时睡眠过程中,呼吸暂停反复发作次数≥ 30次或者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HI)≥ 5 次/小时并伴有嗜睡等临床症状,呼吸暂停以阻塞性为主[1]

国外数据资料显示[2],OSAHS常见于40~70岁的肥胖者,成年人群中 OSAHS 发病率约 2%~4%,65岁以上患病率可达20%~40%。目前在中国OSAHS成年男性发病率为4%,成年女性的发病率为2%,与糖尿病、哮喘的发病率相同。

然而,大多数患者并不认为打鼾可能是病,并没有进行诊断和治疗!


打鼾的危害——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OSAHS主要表现为睡眠时打鼾并伴有呼吸暂停和呼吸表浅,夜间反复发生低氧血症、高碳酸血症和睡眠结构紊乱。严重者可导致神经调节功能失衡 , 如儿茶酚胺、肾素 -血管紧张素、内皮素等分泌增加;同时出现微血管收缩,内分泌功能紊乱及血液动力学改变,微循环异常等改变,引起组织器官缺血、缺氧,最终造成多系统器官功能损害。 

OSAHS主要的靶向损害表现在呼吸系统、心脑血管系统、神经系统和代谢相关系统。

呼吸系统疾病

OSAHS患者由于长期低通气甚至暂时性呼吸暂停,使得患者出现肺换气不足等情况,更为严重者会发生呼吸困难情况譬如高碳酸血症等疾病。

OSAHS可以增加肺炎尤其是社区获得性肺炎(CAP)的患病风险,且这种患病风险与正常人相比要增加3倍,尤其是当AHI>30次时,CAP的患病风险将显著增加。

心脑血管系统疾病

OSAHS 患者中罹患高血压病、冠心病、脑卒中的比例较正常人群高, 长期未经治疗的 OSAHS 患者寿命较正常人短。

1、高血压:OSAHS是独立于年龄、体质量、饮食、遗传等原因的高血压发病因素之一[3],是高血压发生和发展的重要危险因子。有数据表明,睡眠呼吸暂停导致的高血压患者占50%~90%,而高血压患者中睡眠呼吸暂停占20%~45%。 其高血压的发病率是普通人的2~3倍[4],严重的未经治疗的OSAHS 患者血压升高的概率升高4倍。治疗OSAHS是预防并进一步治疗高血压的关键。

2、冠心病:重度OSAHS患者中50%患有冠心病,近30%OSAHS患者在睡眠中有心肌缺血的经历,尤其是在快动眼相睡眠时,而这与OSAHS患者自主神经系统紊乱密切相关。

3、心律失常:OSAHS与多种不同类型心律失常相关 , 其中以房性和室性早搏最常见 , 还包括顽固性室上速 、房颤或房扑和其他室性心律失常 。近一半的 OSAHS患者有严重的心律紊乱,多数患者的心律失常发生在睡眠中85 %以上的 OSAHS患者在呼吸暂停期间出现窦性心动过缓 , 10%以上的患者有Ⅱ度房室传导阻滞 , 57%~75%的患者发生室性异位搏动。

4、脑卒中 :OSAHS会增加脑卒中尤其是缺血性脑卒中的发作风险,其发作高峰通常在午夜至凌晨6点,打鼾或睡眠呼吸暂停增加脑卒中的发生率或者影响脑卒中的发作时间。

5、心源性猝死:梅奥诊所的研究人员发表在《美国心脏病学院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OSAHS患者发生心源性猝死的风险比其他人高出2倍。

代谢相关系统疾病

糖尿病

OSAHS是2型糖尿病发病的危险因素之一,根据一篇今年发表的综述,OSAHS患者糖尿病发病率在15%~30%,且二者相互影响,对OSAHS患者进行治疗,患者的胰岛素抵抗以及糖尿病症状均能得到一定改善。

神经系统疾病

1、认知功能障碍:大多数人在驾驶时有睡着现象,54%在驾驶中睡着发生车祸。患有OSAHS的汽车司机其交通事故发生率是正常人群的 6.3 倍[5]

由于OSAHS患者频发的白天嗜睡,注意力不集中,导致在认知功能上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注意力、记忆力及执行力等认知因素与健康人群相比下降,严重者,会导致老年痴呆症的发病率增加。

2、精神障碍:抑郁、焦虑、疑病等症状为著。有人对OSAS病人应用明尼苏达多相人格调查表(MMPI)进行测试,发现56%的病人有抑郁38%疑病29%转换性癔病。也有个别病人表现有单纯型类偏执狂精神病、躁狂性精神病等。行为异常也不少见,如睡眠中不安稳,手脚乱动,有时还会出现梦游现象。

此外,OSAHS还与肾脏疾病、儿童发育迟缓、性功能障碍有着密切联系。


判断自己的症状是否是OSAHS?

调查发现,50%的成人有打鼾的问题,全球10亿人受打鼾的困扰,但并不是所有打鼾的人都是患有OSAHS,打鼾只是OSAHS的症状之一,当呼吸暂停发作(口和鼻气流停止至少 10s以上)并引起低通气(呼吸气流较正常降低 50%以上,并伴有氧饱和度下降3%)时才引起OSAHS。

睡眠呼吸暂停的常见症状包括:

■鼾声响亮、张口呼吸、频繁呼吸停止、憋醒;

■醒后头痛、睡不解乏、白天困倦、嗜睡;

■遗尿、夜尿增多;

■记忆力减退、反应迟钝、学习工作能力降低、注意力难以集中;

■情绪不稳、烦躁、易激动、焦虑;

■性欲减退;

发现类似症状可以至呼吸科就诊,进行进一步检查,鉴别诊断。多导睡眠图监测是诊断OSAHS最重要的检查,另外,为了寻找病因,还可能需要进行耳鼻喉、口腔和心肺功能的检查。


Tips:人为什么听不到自己打鼾?

打鼾通常发生在深睡眠阶段,此时的神经中枢处于休眠状态。 鼾声作为一种信号,传递给意识神经中枢时,是唤不醒意识神经中枢的。但如果是极其强烈的信号,则可以唤醒。

一般情况下,意识神经中枢醒来时,运动神经中枢会同步醒来,并控制呼吸系统,使呼吸方式恢复正常。也就是说,人可能会被自己的呼噜声吵醒,但醒来那一刻,呼噜声已经停了。所以打鼾的人,听不到自己的呼噜声。


哪些人群患病风险更高呢??

1)肥胖: 体重超过标准体质量的 20% 或以上,体质量指数≥25的肥胖者发生OSAHS的几率比正常人大3倍

2)年龄: 成年后其患病率随年龄而增加,70岁以后患病率趋于稳定;

3)性别: 中老年男性多见,男女发病比率为6.3:1左右。生育期内男性患病率明显高于女性,女性绝经期后患病率增加;

4)上气道解剖异常:颈围粗大型患者常伴有颅面部结构异常,鼻咽和口咽部的狭窄,上气道软组织肥大;

5)长期大量饮酒[6];

6)长期吸烟。


多种治疗方法,如何选择?

气道正压通气

可以防止吸气时软组织的被动塌陷,并刺激颏舌肌的机械感受器,使气道张力增加。可单独作为一种疗法,也可和外科手术配合使用,但一般患者难以长期坚持。

各种矫治器

非外科治疗的重要辅助手段之一,但是对重症OSAHS无效,可以抬高软腭,牵引舌主动或被动向前,以及下颌前移,达到扩大口咽及下咽部,改善呼吸的目的。

手术

手术治疗的目的在于减轻和消除气道阻塞,防止气道软组织塌陷。选择何种手术方法要根据气道阻塞部位、严重程度、是否有病态肥胖及全身情况来决定。具体手术包括:扁桃体、腺样体切除术,鼻腔手术,舌成形术,腭垂、腭、咽成形术,气道造口术,正颌手术等。


常笑健康温馨提示

戒烟、戒酒、减肥是减缓OSAHS的必要措施,对提高生活质量有很大帮助。同时尽可能避免睡前服用镇静类药物,睡前勿饱食。部分患者可采用强制性侧卧位睡眠减轻鼾声及睡眠呼吸暂停。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睡眠呼吸障碍学组.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整治指南( 2011 年修订版) [S].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2,1( 35) : 9 -12.

[2] Punjabi NM. The epidemiology of adult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Proc Am Thorac Soc, 2008, 5: 136-143

[3]  SchulzR, Grebem M, EiseleHJetal.Obstructive sleep apnea- relate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Med Klin (Munich), 2006; 101 (4):321-327.

[4] PekerY, KraicziH, HednerJ et al. An independent association betwee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nd coronaryartery disease.Eur Res pir [J], 1999;14: 179-184.

[5] Teran-Santos J, Jimenez-Gomez A, Cordero-Guevara J.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leep Apnea and the Risk of Traffic Accidents. Cooperative Group Burgos-Santander[ J ]. N Engl J Med, 1999, 340(11): 847-851.

[6]  Iftikhar IH,Hays ER,Iverson MA,et al. Effect of oral appliances on blood pressure i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 Clin Sleep Med,2013,9( 2) : 165-174.


请猛戳右边二维码





公众号ID

常笑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