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疥疮结节用什么药?你想知道的都在这!

办成大夫2021-02-10 14:23:05

又是繁忙的一天,一直加班到傍晚六点,出来一看,走廊都安静了。还好,一天都有C研究生和D研究生相伴,分担很多,而且小女孩子,吱吱喳喳的,声如黄莺出谷,言出骇死个人,一天下来,倒也不枯燥。

 

医学,原本,也并不枯燥。

 

话说上午门诊,忙到飞起,送走一位大爷,把问诊工作交付小D,准备尿遁休息一会的时候,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男患者。

 

说些题外话,人生,到我这个阶段,就算成精了。看东西,很容易看到本质。就例如说吧,同一个价位,买第一辆车,这个人是过日子型还是骚包型,一眼就看个差不离:买本田雅阁的,过日子型;买奥迪A3的,骚包型。不懂?问你妈去!

 

回到正题,男患者一进来,先紧张向周围看一眼,眼光在房间里面,每一个人身上,都只停留一会,立即闪开!当你直视他的眼睛,他会不甘示弱地回看,坚持久一些,闪开。

 

这是有故事的人,我想。强忍满腔尿意,不甘地坐回属于我的宝座,屁股半沾。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声音轻柔,却又嘶哑如太监,确实是说话太多了。

 

我身上起了很多皮疹,痒死了,从今年五月份开始就有,一直不同的医院不断地治疗,都说湿疹,什么药都用了,就是不好,湿疹有那么难治?痒死了!

 

我精神大振,尿意全无,遇到有挑战的,我喜欢!

 

我看看,我说。

 

你看这,你看这,从手一直指到脚趾丫,再撩起衣服看肚子。我大致明白了。


上面两张图可见指缝里的水疱、抓过后的结痂




上面这张图可以见到腹部针头大小红色丘疹。

 

人一高兴,就喜欢考学生。看着小C和小D,故作威严地问:你们考虑什么问题?

 

D拿鼠标输病历的手,例牌抖了一下,神色慌张起来。

 

我更开心了,今天逮着机会,得好好显摇一下老师的气场。

 

我考虑是疥疮。小D凄凉地说,眼睛不敢和我接触。

 

我肥厚的香肠嘴,几乎掉到了下巴。

 

苍天呐,大地啊!数个医院看不明,半打大夫看不好,一个小小丫头片子,临床跟我才一个多月,一眼看出?

 

我教得好,我教得好!内心重复到第五遍的时候,终于平静下来。

 

说得好,我清了清太监嗓,那你要继续问什么?

 

例牌是一堆杂乱没营养的问话:什么时候起,用了什么药,那个医院看,等等。问完,可怜巴巴看着我。

 

我一阵变态的心理满足。亲自问起来。

 

首先问:白天痒还是晚上痒,答:晚上才痒,能痒醒。我眼晴亮了一分。接着问:阴囊、阴茎的地方有没有长小包,答:医生,你怎么知道?眼睛又亮了一分。再问:和你一起睡的人有没有同样的问题,答:我一个人在深圳。咦,这倒出乎我意料。

 

临床思维真是密不透风,不愧是北医培养出的,可谓玉树临风,我内心深处隐藏的恶魔小办办,对我比划了一下中指。咦,为什么不是拇指?

 

你们以为这叫精彩?太小看我了,到我这把年纪⋯。看着,高潮来了!问:起病前有没有坐过卧铺车,住过很差很脏的旅店,有没有在朋友家住过?靠近半个身位,用我们四个仅能听到的声音,再问:之前进去过没?

 

如晴天霹雳,又如逐云狂风,他一愣,紧张神情放松了下来,开始平静看着我,说:五月份因为经济案子,进去了一段时间,放出来,就这样子了。一同进去的几个医闹伤人的,酒驾伤人的,出来,也和我一样。

 

医闹,伤人,进去,得疥疮?我神情突然有点恍惚,得疥疮?医闹?

 

老师,要不要去看看他下面有没有长包?黄莺说。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小C研究生说。我回过神来,好,去看看! 

阴囊数个豆大的暗红色结节


去到检查房,脱下裤子一看,阴囊阴茎数个黄豆大小结节。

 

行了!就是疥疮,久了点,有些地方有点湿疹化。解释一下疥疮是疥螨的感染,传染病,可以通过接触传染或者衣物等传染,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像挖矿工兵一样,在皮肤里面钻洞,同时在里面吃喝拉撒,引起剧烈瘙痒,在阴囊阴茎、女性外阴等皮肤较薄的地方,容易出现疥疮结节,等。

 

开了抗组胺药物口服止痒改善睡眠,叮嘱去药店买我们医院断药的硫软膏,从颈部往下全身抹,用一周,这一周尽量不洗澡不换衣物。一周后洗澡,把换下衣服、被子、床单用开水烫洗。搞定!

 

口头表扬小C和小D研究生,再次勉强起身,脚尖着地,小碎步快走,冲向厕所。一刹那,觉得,人生的所有痛快,不及这一泡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