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外科医生述职报告!外媒评论中国年轻医生手术机会太少

好文观天下2020-06-29 06:51:48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读:2016年,中山大学的一些中国公共卫生专家在英国《柳叶刀》周刊上撰文说,在中国,不足5%的手术是由43岁以下的医生完成的。他们写道:“今天中国各个层次的外科受训人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亲身学习的机会太少。”


美国中参馆网站11月3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排除在手术室外:中国的年轻医生只做了一小部分手术》的文章。文章称,中国并不缺少外科医生,但很多年轻的外科医生却没有机会。


该文章作者Christopher Magoon是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的四年级医学生,2018年美国华人社会的“下一代学者”。2017年到2018年,他作为Fulbright学者,在中国学习公共健康,并记录下了他对中国医疗的观察。



43岁以下的医生做了不到5%的外科手术


2015年6月,医生告诉69岁的帅水清(音),她患上了胃癌,需要做手术。她来到位于成都的华西医院。这家医院是中国最好的医院之一。她在那里为了排一位外科医生的手术等了6周。到接受手术时,她已经陷入休克。外科大夫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其他器官。她在一年后去世。


文章称,很难说,早点做手术是否会拯救帅水清的性命。但她的例子揭示了中国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即病人对医疗的需求远远超过中国提供医疗的能力。病人往往要冒着风险等待很长时间才能接受手术。这不是因为中国缺乏外科大夫,而是因为实际上能做手术的外科大夫人数不足。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均拥有的外科医生数量同其他中高收入国家相同,但总体来说,中国外科医生进行的手术比其他国家外科医生少40%。


手术产出为什么这么低?


一个原因是亲身实践的培训太少。中国的外科医生完成手术培训,很多人很少有机会做手术。培训后,他们可能会花很多年协助资深的外科大夫或从事一些简单治疗。2016年,中山大学的一些中国公共卫生专家在英国《柳叶刀》周刊上撰文说,在中国,不足5%的手术是由43岁以下的医生完成的。他们写道:“今天中国各个层次的外科受训人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亲身学习的机会太少。”


文章称,作为一名研究中国外科教育的美国医学生, Christopher Magoo曾经在中国的时候已经了解了上述数据。美国体系有着“看一个、做一个、教一个”的风气,在美国,医学教育工作对医生来说是最受尊敬的就业形式。所以,当Christopher Magoo来到中国,看到中国学术性医学中心里实践性教学之少依然让他吃惊。 Christopher Magoo发现,年轻外科医生通常要花数十年才能等到机会停止旁观、开始做手术。在美国,在一定安全和实践约束之下,外科医生会给予受训者最大的自主权



在中国,有关的学习被推迟了。举北京一家一流医院的一名眼科医师的情况为例。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后,她完成了一个医生实习项目。现在是一个著名眼科医院的眼科主治医生。除了她繁忙的培训计划,她还设法发表了数十篇同行评议的研究论文。我问她做过多少台白内障手术。她说:“一台也没有。我看了很多台手术,但从来没有操作过。”她这个职业阶段的美国眼科医生就算没有做过数百台这类手术,也做过几十台了。


由于很多外科医生只能在职业中期之后从事手术,这个体系制造的瓶颈会影响对病人的护理。例如,在中国,一半的失明病例源于没有接受白内障手术,但却只有36%的中国眼科医生可以做手术。结果,中国人均白内障手术率比资源较贫乏的越南和印度还低很多,比起美国就更低得多。在美国,不足15%的失明病例源于白内障。


文章称,高水平的外科医生常常集中在大型医学中心,这导致小医院缺乏有经验的医生,而大医院挤满了寻求专业医疗的病人。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妇产科医师龚晓明(音)说,这种情况导致一些乡村病人冬天在寒冷的北京排队等待几天,只为做一个简单的检查。



现在的医疗环境不利于医生的培养


现在的患者维权意识都很强,他们认为,我花钱到医院就是为了接受最好的治疗的,我凭什么给实习生当“试验品”?


在目前的医疗环境下,患者任何一个小手术都要主任上台完成,上级医生也害怕医疗纠纷,也不愿意放手,这样年轻医生的动手机会比以前少多了,长此以往,年轻医生怎么成长?


上级医生带教意识减弱


现在的医生承担着很大的压力。一方面有专业技术上的压力,经营的压力,还有防范医疗纠纷的重任。很少有医生能够把带教工作作为重点工作来抓,年轻医生在临床上很难得到系统的指导,悟性高的医生,可以从老师工作中“看”会一点经验,悟性不高的,可能就进步缓慢了,这种“放养”式培养是不利于年轻医生成长的。


还有的老师利用年轻医生收集资料,搞科研,做实验,影响了年轻医生在临床工作的时间,丢掉了他们迫切需要学习临床基本知识的机会。


有一位消化内科的博士,在读书的时候,大量的时间用在减肥药的研究上了,毕业后,减肥药物没有研究出来,临床技能也没有得到培养。在临床工作中经常出错,最后医院建议他下岗。好在某医院在招聘院长,看着他的博士学历,成功的当上了院长,避免了在原医院下岗的“厄运”,这样的高学历低能力的事情,临床上并不少见。


医生工作强度大、待遇低却不被社会信任


Christopher Magoon认为,缺乏手术训练,其实反映了中国的医疗体系核心缺陷,那就是医生工作强度大、待遇低,却不被社会信任。相比于其他国家医生的高薪酬和高社会地位,中国医生2015年的平均薪酬只有27000美金。比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的其他国家医生待遇低了好几倍。


在工资过低和工作过量的情况下,很多医生没有教学的时间和动力。同时,他们试图避免和住院医师变成竞争对手。两名来自国内顶尖医院的专家表示,在培训下一代医生时,他们感到了“利益冲突”。


资深外科医生还要担心患者的“暴力反应”。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资深外科医生就告诉Christopher Magoon,资深医生因为害怕年轻医生被患者指责,所以他们宁愿自己上手术台。因为患者的家人常常要求医生对一些不能避免的并发症负责,这种冲突有时甚至会变成暴力行为。《柳叶刀》杂志的一项研究发现,仅在2012年,就有96%的中国医院的工作人员反映遭受了患者或其家人的暴力行为。



更糟的是,因为一些患者意识到年轻医生缺乏实践经验,因此更加不信任他们。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那位资深外科医生表示,“知道手术是年轻医生做的,患者就会很生气,所以资深的医生和科室的主任都不敢让年轻医生做手术。而且有些患者拒绝支付年轻医生的手术费用。”


因此很多年轻医生做的更多的是行政工作。来自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一名泌尿外科的住院医师表示,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确保资深外科医生的手术顺利进行,“学习的时间很少。”在此之前,他已经从医学院毕业,完成了普通外科培训,并进行了一年多的高级泌尿外科培训,但是目前只有包皮环切和膀胱内镜检查等简单手术上,他才被信任。


在妇产科,同样也有这种情况。即使完成了培训,年轻医生也不能独立进行剖腹产手术。而在美国,妇产科的学员必须完成145例剖腹产手术才能毕业。


Christopher Magoon也注意到,为了改善医疗培训体系,中国推出了正式的住院医师培训计划,但是这项计划进展缓慢。很多和Christopher Magoon交谈的住院医师,都表示他们直到毕业,也很难有独立手术的机会。国家规培计划实施后的一项统计数据表明,来自顶尖的眼科医院的住院医师平均做了0例白内障手术,而在英国,受训的学员要完成350例。


让年轻医生尽快挑起临床的大梁,需要全社会来关心、爱护我们的年轻医生,让他们能够尽快成长。


来源:参考消息、医学界综合整理

大批常用药,都涨价了 

医学生眼中难度最高的5门课程!

重磅!2018全球癌症年报出炉!惨不惨,自己看

长期没有性生活,身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在公众号(不是本文)回复“资料”,领取1500G医学资料

回复“总结”,领取精美年终述职与总结报告


医学资料1500G、考研资料2000G+、最新第九版人卫出版教材、海量科研课题资料、健康资料免费领!医疗动态、医护心声及时发布,医护的最最贴心人。

爱你们

每一个关注我的朋友

长按二维码关注哦

撩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