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防艾战争交流组

帕金森病的早期症状与中期、晚期如何区分?

帕金森病专科医师2019-06-12 21:10:26

冯涛 主任医师 教授 博士生导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神经病学中心副主任

运动障碍性疾病科主任


帕金森病是慢性进展性疾病,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临床特征和病变基础。正确区分帕金森病的早期、中期和晚期,不仅仅是为了分期而分期,更重要的是对提高疗效、减少不良反应有重要的意义。

因为在某个阶段有效的治疗策略未必适合另一个阶段,甚至在某个阶段安全的治疗方法在另一个阶段会出现风险和不良反应。

帕金森病分期的关键在于采用什么指标来进行分期。只有通过客观的临床指标和辅助检查指标,才能进行准确、合理的帕金森病分期。

帕金森病病情进展的“重要标志”

从运动症状累及的范围和程度分析,可以用H-Y分期将帕金森病分为5期,从有单侧运动症状的1期,到有双侧运动症状的2期;病情发展的“节点”和“重要标志”在3期,即平衡障碍的出现,标志着中线运动症状的恶化。

从治疗的疗效反应方面分析,出现运动波动、剂末现象是病情进展的重要标志,意味着“蜜月期”的结束,开始进入“进展期”,后续还可能出现异动症、不可预测的开关现象等。

在帕金森病的非运动症状方面,严重的认知障碍、痴呆和反复出现的幻觉,提示疾病进入了晚期,这些严重的非运动症状往往伴发着频繁的跌倒等严重的中线运动障碍。

从分子影像检查的角度,可以通过PET技术检测多巴胺转运蛋白、2型单胺囊泡转运体等多巴胺代谢、转运相关的标志,直接分析黑质纹状体多巴胺能神经元的病变情况,对帕金森病进展的核心病变程度进行区分和判断。


综合运动症状、非运动症状和治疗的疗效反应,可以有效区分帕金森病的早期、中期和晚期。

帕金森病的早期

早期帕金森病的运动障碍主要在一侧肢体或者两侧肢体,没有平衡的问题,也没有严重的认知障碍、幻觉、神经精神症状等非运动症状。

在这个阶段可以根据帕金森病的分型,选择单一种类药物治疗,可供选择的药物包括低剂量的复方多巴、多巴胺受体激动剂、B型单胺氧化酶抑制剂、金刚烷胺等多种。

这个阶段通常在单药、较低剂量下即可获得比较持续稳定的疗效,属于治疗的“蜜月期”。


早期帕金森病的治疗重点考虑帕金森病的分型、年龄及认知功能等因素。


帕金森病的中期

这个阶段出现了运动波动和疗效减退、剂末现象等,有中线运动症状但平衡障碍并不明显,可能有轻度认知障碍等一系列非运动症状。

上述表现提示进入了帕金森病的中期,也进入了所谓的“进展期”。需要在原来“蜜月期”时服用的药物种类、剂量和次数方面适度增加以维持改善运动功能方面的疗效。这个阶段通常需要两种或者两种以上抗帕金森病药物的联合应用。

在帕金森病进入中期后,治疗“剂末现象”是主要治疗目标之一,同时要避免大剂量多巴类药物可能诱发异动症等多种潜在风险,也需要兼顾防治非运动症状的加重和恶化。

帕金森病的晚期

晚期帕金森病有明确的平衡障碍和频繁跌倒倾向,需要借助支具或照料者的搀扶、支撑才能站立、行走,有痴呆、严重认知障碍和幻觉。

帕金森病晚期治疗面临诸多难题:1.运动症状恶化,频繁跌倒等中线症状具有多巴抵抗性;2.运动波动从可预测发展到不可预测,运动减少与异常的舞蹈样运动过多并存;3.直立性低血压、幻觉等症状可能在增加复方多巴类药物、多巴胺受体激动剂应用过程中恶化。

晚期帕金森病治疗可能需要联合药物治疗,但避免过多药物导致不良反应。在试图增加抗帕金森病药物种类、剂量和次数以治疗运动障碍的同时,避免加重非运动症状,治疗时应平衡治疗目标。

对非运动症状需要应用非多巴胺能药物进行治疗。对痴呆症状可考虑用胆碱酯酶抑制剂。对直立性低血压可采用升压药物等综合措施。对幻觉可应用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

帕金森病分期是治疗的基础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发现,帕金森病不同阶段的病情差异较大,因此治疗策略也应有所侧重和调整。

识别帕金森病病情发展的重要标志性事件是准确分期的基础。可以通过详细的询问病史、查体和量表评测等传统方法来识别这些标志性事件,但这需要依靠患者的回忆、记录也不连续,存在一定“盲区”和偏差的可能。

国际帕金森病专家推荐应用可穿戴设备(例如已经获得国际认证的运动评测腕表等)客观、连续、准确、及时地发现这些标志性事件,从而合理、有效地区分帕金森病的早期、中期和晚期,并根据准确的分期合理有效地治疗。

本文为基于文献的分析和解读,仅用于学术交流和讨论,不能代替在医院诊治的具体方案。各类药物使用时请严格遵守国家批准的药物说明书和有关规定。

识别下列二维码,关注

全国帕友和医务人员共同的微信号

帕金森病专科医师

汇聚国际和中国帕金森病指南

精选国际帕金森病研究进展

介绍抗帕金森病新疗法和新技术

传播帕金森病患者的心声和故事

分析帕金森病疑难病例

直播帕金森病会议及健康活动